首页 Home 本报介绍 About Us 工商黄页 Yellow Pages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7001 Corporate Dr. Suite 305A, 
Houston, TX 77036 
Tel: (713) 776-0678 Fax: (713) 776-0686 Email: editor@chinesetimes.us ISSN: 1557-9557 
 

《华夏文苑》

两国使者 大山风采
访2010年上海世博会加拿大总代表大山(Mark Rowswell)

胡宪 加拿大

     1989年大山在中央电视台元旦晚会上扮演小品《夜归》男主角“许大山”,憨态百出,笑料不断,给观众留下至深印象,一夜成名于中国大地。
    随着他在艺术舞台上不断拓展,在文教、商贸和公益领域里活跃表现,中国人乃至海外华人,没有几个能说得出他的真实姓名,只知道有个加拿大人叫 “大山”。尽管越来越多的外国人步大山后尘,登上了中国的大小舞台,但作为一种文化现象的“大山”却至今无人可以超越。
    大山与笔者父母同住一个小区。回国探亲,常能在北京方庄购物中心和附近的体育公园看见他带着儿子和普通市民一样的身影。
    这次在上海世博会采访大山,没有语言障碍,没有文化隔膜,采访者和被访者之间不是例行公事地一问一答,倒像是老朋友聊天无拘束。
    大山的中文能力无懈可击,加拿大总代表的官方身份令当红“笑星”表现出的政治娴熟更让人刮目相看。

加国人参观不用排队

    5月22日下午3点,上海世界博览会加拿大馆正在拍摄电视片“大山的一天”。大山带着他特有的微笑出现在排队的人流面前,顿时轰动一片,人们争相与他握手、拍照,他的人气之高无愧于“最受欢迎的外国人”这一称号。
半小时后,预定的采访时间到了。因是“自家人”,被大山请进他的私人办公室。
    简朴的办公室,素雅的黄菊花,茶杯里泡着“胖大海”,墙壁上挂着“加拿大”。媒体负责人Joy女士说大山这些天已累得嗓音嘶哑,但说起世博会,大山依然兴致勃勃。
    他用地道的北京腔儿告诉记者,担任加拿大总代表已经一年了,开幕前主要忙于准备和宣传,5月1号开幕后就一直没闲着,基本上每天工作10几个小时。加拿大馆每天接待3万多名游客,很多人都希望见到大山。大山说,“我非常想满足大家的愿望,但确实不能保证每一个人都能如愿。
    刚才我在外边转了一圈,也不过见到几百人。但是加拿大馆经常有演出和商贸活动,我一般都会出席。另外我们对来自加拿大的游客会格外关照,凡是持加拿大护照的人可以不用排队。因为这个展馆毕竟是加拿大纳税人支持建起来的。”
    大山接着说:“加拿大参加了历届世博会,还成功举办过两次,可以算得上世博强国。在世博这个领域名声很好。上次的日本世博会,加拿大馆的参观人数创了记录,达到300万。这次我们预计总人数将接近600万,已是历史记录的一倍,但估计还会超过,因为我们原先计划每天大约接待3万人,实际上每天都超,最多一天达到3万6。加拿大馆应该说是最受欢迎的展馆之一,虽然有的展馆需要排队3个小时,但是由于我们设计合理,尽管每天都有3万多人来,可排队时间一直被控制在40分钟以内。大家好不容易来一趟,不可能只是上午看一个馆,下午看一个馆,我们的设计是40分钟,让你了解加拿大的城市生活。”

世博会景象

    采访之前,有读者发来图片新闻,披露世博会试运行期间有些观众的不文明表现,希望记者现场查证。大山说:“世博会建馆以来我每天都来,经常到别的场馆走走看看,从没有遇见过你说的那些现象。当然个别现象也可能有,就像在任何一个旅游景点都可能遇到一样,但我自己在这里没有看到。”
    当天是周六,上海下着中雨。笔者特意不挂记者证,以普通人的身份从买票开始,经过安检通道,先后走过了各大展区,包括世博轴、A、B、C区、黄浦江对岸的最佳城市实验区、商店、餐厅、厕所和露天休息场,尽管人山人海,每15分钟一趟的过江渡轮要等1个半小时,有的展馆因排队太长而终止,但除了上公交车时有人“加塞”以外,记者和大山一样,未见到图片中那些触目的情景。

中国又古老又年轻

    大山本名Mark Rowswell,生在渥太华,长在多伦多,高中时起对中国发生浓厚兴趣,大学二年级主攻中文,同年暑假(1986年)首次和兄长结伴到中国旅游,瘾没过完,1988年大学本科毕业后又拿了奖学金到北京大学深造,次年年底登上中国第一舞台——央视……一转眼,当年那个引发了亿万笑声的金发小伙儿已成中年。由于他在两国友好关系上贡献突出,中加两国都给与了他极高的荣誉。2002年大山被列入“加拿大名人录”;2004年大山被评为“北京十大杰出青年”,成为获此殊荣的第一个外国人;2006年大山又荣获加拿大的最高终身成就奖“加拿大勋章”,被政府任命为“2008北京奥运会加拿大队特使”。去年,大山又顺理成章当上了上海世博会加拿大馆总代表。
    记者请大山谈谈中国的变化,大山显得有些为难,他说:“这个题目有点大,我很难完全从客观的角度来谈,因为我个人的变化也很大,从20多岁到40多岁,从普通学生到总代表,自己走的路也比较远。中国是一个古老的文明国家,可给人的感觉又是一个朝气蓬勃的社会,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变化迅速,比起我们这些平稳发展的国家有更多的机会,因此又很年轻。这也是我喜欢和向往中国的原因:又古老又年轻。”

光说好话的不是真朋友

    大山在上海世博会向全世界宣传加拿大,但是在加拿大和其他一些国家,由于媒体的片面报道,使人们无法全面认识中国。作为对中国人来说不是“外人”的“外国人”——大山,能不能利用自己的明星效应,以西方人喜闻乐见的幽默形式宣传中国,比如编个英语的“单口秀”什么的……对于这个建议,大山说:“这些人以为我是笑星,应该在喜剧方面做出贡献,其实说相声只是我工作的一小部分。20多年来我一直致力于中加交流。我有这样一个信念:交流是双向的,交流不是没完没了的宣传自己,也应该去学习对方。你说中国人真的了解加拿大吗,也不见得,这次世博会是一个机会,但也不能说中国人就深入了解加拿大了。说加拿大人不了解中国也不全对,加拿大人对中国也不是全不了解。另外,有些中国人看到西方媒体对中国作了负面报道,就说它不友好,其实负面的也是真理的一部分。要是侧重点都是负面的,那是不够友好,但我觉得我们也应该有个正确的心理去接受。中国有好的一面,也有问题的一面,如果回避问题不谈,光说好话也不是真朋友的表现。好的坏的都应该交流。这个问题比较复杂,中国发展又是这么的快,很多中国人都并不真的了解中国,更不用说西方人了。谁也赶不上中国变化的速度。你离开中国一年、两年,再回来一看,哎哟,又变样了。所以我们应该多一些理解和包容。首先,相互间的了解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相互间都要放平心态来进行交流。你刚才说的那方面的工作,我其实一直在做,并不是我非得逗大家笑才是做。特别是北京奥运会期间,我在加拿大做了很多宣传奥运会的工作,加拿大的媒体也做了很多报道,包括我的一些华侨朋友也说我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加拿大人确实通过08京奥更深地了解了中国。
    这次世博会的交流性质更加明显,加拿大馆当然以宣传加拿大为主,但同时也是在和中国以及别的国家相交流。它与奥运会不同的是,世博会有半年的时间,每天都是几十万人,而且不光有文化活动,还有商贸活动,所以既有非常广泛的交流,也有非常专项的交流。只要有交流,就能增强相互间的了解。”

性相近,习相远

    大山的家在加拿大,他的两个孩子都在安省上英语学校,回到家都和母亲讲中国话。大山的事业在中国,他和许多已移民加拿大,但事业仍在中国的“空中飞人”一样,在两个国家和两种文化之间穿梭。
    很多中国移民在加拿大住一阵后会想念中国,在中国住一阵后又会想念加拿大,大山表示深有同感。他说:“飞来飞去虽然很累,但是生活也很充实,去中国并不是因为不喜欢加拿大,回加拿大也不是因为不喜欢中国,每一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特色。我认为两种文化有很强的互补性。不管是我的家庭、我的生活,还是我的工作,没有一天到晚老是感到差异,相反,感到的是非常融洽。有差异才有意思,差异并不意味着矛盾和冲突,而是多元化。我们搞文艺工作的,特别是搞喜剧的,为了达到艺术效果,有时候需要把差异扩大化。在实际生活中,不管是像我这样生活在中国的加拿大人,还是生活在加拿大的中国人,都能将这些差异融合起来,找到一种平衡。根据我20多年来的感受,我认为人的本性都是一样的,只是习惯不同,表现不同,也就是‘性相近,习相远’嘛。”

蒙特利尔在世博会表现突出

    大山高度评价蒙特利尔在上海世博会的表现,他说:“加拿大展馆是太阳马戏团构想和设计的;第一场大型演出也是从蒙特利尔请来的艺术家;企业赞助商如鲍尔公司和庞巴迪公司都来自蒙特利尔;蒙特利尔在世博会有自己的展馆在最佳城市实验区。每次举办活动,我都告诉大家,我们还有温哥华和蒙特利尔两个城市在这里开展,这两个城市都是举办过世博会的。”

不把自己当外人

    大山成功融入中国主流社会的窍门是什么?大山回答:“就是不拿自己当外人。”他特别强调语言的重要性,他说:“一个上海记者采访时问我,这么多年了,怎么魁北克还讲法语呀?我当即反问,为什么国内推广了这么多年普通话,上海人还讲上海话呀?这是你们的自我意识,特别是上海发展起来后,上海人对自己的文化和方言有一种自豪感,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我现在只是在上海呆半年,如果我把家给搬来,打算呆上10年、20年,我就应该学会上海话。魁北克情况是一样的。魁北克法语在北美是一个现实环境,我们应该去适应。就像在温哥华和多伦多,你如果不讲英语也很难融入。语言是一个比较大的先决条件。假如外国人到中国来,不会说中国话,再受欢迎,也很难融入中国主流社会。”

中加关系没有“低潮”

    大山就中加两国的关系和发展谈到:“中国和加拿大的关系一直很好,没有什么大的矛盾。任何两个国家在外交方面总会有一些磕磕碰碰,这是很正常的。说近几年中加两国关系处于低潮,我不这样认为。我以往主要从事民间交流,对两国的外交关系介入不多,但以我现在世博会总代表的官方身份来看,我们为这次世博会准备了四年,我们是最积极、最早确认来参加的国家之一,即使在所谓的‘低潮’时期,在金融危机的情况下,我们还是按部就班工作,有一个很强的团队,很稳定的经济预算。我想至少世博会不符合‘低潮’的说法。就我个人的经历来看,中国和加拿大这几年一直在进行多领域的和各个层面的交流,并没有停留在政治这一个层面上。去年年底哈珀总理还亲自来了世博,奥巴马就没有来。这次世博会,加拿大人可能不是特别关注,这也是自然现象,世博会主要是东道国和周边国受影响比较大,我们说的所谓有7000万人来参观,主要是指中国人。每次的世博会都是这样。世博开幕以来,加拿大的媒体也做了一些报道,加拿大人对世博会也越来越了解了。”
    当天,美国国务卿克林顿来美国馆参观,导致美国馆关闭。大山说,希拉里在推广世博会方面做了很多工作。

“哥们”大山

    和大山谈话涉及面很广,从个人家庭到国际关系,大山从容不迫,亲切自然,难怪中国老百姓爱称大山为“哥们”。回国去采访在那里工作和生活,熟悉和热爱中国像自己祖国一样的加拿大人,双方因有相仿的经历和感觉而多了一份深刻的友情和理解。
    大山,不愧是中国人民的朋友,加拿大人民的骄傲,加中两国友好的使者,东西文化合璧的楷模。他对加中两国的友谊所做出的不朽贡献将永载史册。


  ©, 2006 Chinese Times of Houston USA    美国休斯敦华夏时报版权所有
 
Web site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Honrick, LL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