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Home 本报介绍 About Us 工商黄页 Yellow Pages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7001 Corporate Dr. Suite 305A, 
Houston, TX 77036 
Tel: (713) 776-0678 Fax: (713) 776-0686 Email: editor@chinesetimes.us ISSN: 1557-9557 
 

《华夏文苑》

走进王维力的艺术世界

黄嘉华 休斯顿
 

2004年12月2日王维力与老布什夫妇和休斯敦前市长怀特及
休斯敦亚裔协会主席查理斯在王维力为老布什所创作的浮雕作品前。于建一 摄

 

    身材高大、衣冠楚楚、一副永远的阔边墨镜,一派悠然的潇洒与神秘。几次看到那么多男男女女围着他转,各个民族、各种肤色,那么多的举止优雅、那么多的热情洋溢以及那些为之倾倒、为之骄傲、为之崇敬的眼神,总让我好奇。
    那年美国国庆,我应邀参加他的一位学生的家庭派对。那学生家的大院离休斯顿高楼林立市区不远,正好是观看国庆焰火的最佳处。就在焰火腾空之际,我看到一位漂亮的中年美国女人--他的一位学生正兴奋地捧着他的脸颊亲吻。我悄悄举起相机,王维力发现了,便告诉她:你吻我的照片明日可能会见报的。没想到她一听高兴极了,竟把那红唇贴在王维力脸上,向我挥着手等我拍照。这时,其它的红唇丽影们闻讯也凑了近来,接着男士们也围了上来。看到那些美丽的、可爱的、纯真的、惊喜的表情,我当时奇怪地想,哇!好福气啊维力大师,今晚你是谁?一个多民族的艺术导师?一个小小联合国的总统?亦或一位大众情人?

    得悉王维力为著名国际数学大师、南开数学研究所名誉所长、谢世不久的陈省身先生做塑像,我来到他的工作室。
    看到这位世界级也是世纪级的华人科学家在王维力的刻刀下,已成为一位智慧中带有顽童般微笑的老人时,再看看身穿工作服、手持刻刀、墨镜依然的王维力,这些名震天下、艺惊世人作品就是在这种简陋单调的工作室,经历了一个又一个寂静的白天和孤独的夜晚。艺术家的思维早已超越时间和空间,但他能够与之为伴甚至与之对话的,常常只是刻刀下的人物。
    很遗憾,几年来我从未碰到过王维力不戴墨镜或取下墨镜的时候,否则,我将试戴一下,通过他那与众不同的深沉的镜片,来透视一番他的作品、他的人生、乃至那外面的世界。

王维力的“舞蹈系列”

    那年夏天,王维力完成了他的新作“舞蹈系列”。一天在他家里,我站在那浪漫、英武、热情洋溢又带着几分神秘的西班牙斗牛士的青铜雕塑前,问他:你为何把他列入“舞蹈系列”?王维力反问道:你不觉得他象是在跳舞吗?
    这一点拨,让我再度审视眼前这一杰作:那焕发出矫健与性感的身姿、那举手投足的瞬间所展现的力与美的融合、那种可感而不可视的明快而又随机应变的节奏,这不是典型的西班牙佛朗明哥式舞姿的另一种神韵吗?
    谁不知道西班牙舞?美丽性感的舞姿、哀怨而又撩人的旋律、热情奔放的脚踏节奏、穿着华丽荷边长裙的妖娆舞女,漆黑闪动的眸子,红唇皓齿间时而夹着的半截红玫瑰、……就是一个令人心醉!就是叫你不得不想起那水天一色的地中海、那风光绮丽的西班牙、和那举世绝伦的西班牙斗牛士。
    我问王维力他何以想起创作斗牛士的雕塑来,现场看过吗?
    是的,看过两次,斗牛士那古罗马式英雄般矫健的身姿和那红色骄阳般特有的气质,就深深留在脑海之中,每每挥之不去,于是就有了《斗牛士》。
    我注视着那健美体魄所呈示出的块块肌肉,握拳的左手支撑着后腰;右手则拿着引逗蛮牛的红绸,那垂肩闪身的瞬间,仿佛一头斗牛正从斜刺里冲撞过来。我围着作品转着看,王维力告诉我从两个角度看最美;我没细数一圈中有多少个角度,但我无论站在哪一个位置去看,都美得令人惊叹,并让你总是不由自主地从那静态的作品中感受到一种强烈的动感。
    与这一尊力的舞者相映成趣的是另一尊柔的舞者,那是一个看似丰润敦厚、实则轻灵飘逸的女性舞者。从那衣饰纹路的旋转和通体流动的线条所塑就的阿娜多姿中可见,这是一种典雅的中国传统舞蹈。而其中有一个微妙的点衬就是那偏向一侧的发髻,这是雕塑家的匠心独具所在。那发髻部位的安排,既保持了面部视觉上的完美,也暗示了因其动感所致的发髻的偏移,同时又呈示出那种女性所特有的风姿与神韵。
    这显然是另一种风格,其中仿佛折射出作者心目中女性所具有的特质:美丽、丰满、温柔、飘逸。我想,这其中恐怕既有他理想之中的爱人面庞,也有他挚爱着的母亲和姐妹的身影。

为“国母”宋庆龄雕塑

    早在来美国前,王维力曾为被称之为“国母”的宋庆龄做雕塑。宋庆龄是中国历史上的伟人,她的美丽、端庄与慈爱的仪容多为世人铭记,但她坚定执着的性格却因历史的烟云及其岁月的磨损而在人们的记忆中淡化。王维力认为,许多人对宋庆龄是知其人而不懂其人,知其美而不懂其美。这一点,从宋庆龄逝世后的一些雕像中可见,这位胸怀博大的卓越女性被美化得有如慈祥的菩萨甚至富态的雪人一般。当时还年轻的王维力是宋家常客,多次与宋庆龄及其两位养女以及一些工作人员在一起吃饭和看电影,所以对宋庆龄知之甚多。
    当时宋庆龄已入暮年,但她特有的精神气质、那深藏于心中的信念和溢于言表的爱让艺术家终身难以忘怀。人物雕塑的局限性与精彩点都在于只能用一种特定的形象,来表现人物最具代表性的外部特征和复杂的内心世界。要表现宋庆龄这位当代中国女性的典型形象,那眼神、那嘴角、那颧骨甚至发饰等等等等,都十分难以把握。
当时仍具有很高社会政治地位的宋庆龄鲜少在报刊露面,其中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她生前一向洁身自好,对有关自己的报道和摄影要求极高,所有这些务必经她过目审视,稍不满意的绝不上报。而宋庆龄自己向王维力提供的有限照片与王维力自己查阅的资料,都难以满足他创作的需要。最后,王维力向宋庆龄的私人摄影师,也是他的哥们周幼马求援,终于得到他想要的从多个角度的全面反映宋庆龄的照片。
    最后,当王维力将作品送给宋庆龄过目时,宋庆龄反复从各个角度端详着自己塑像,高兴地笑了,甚至笑得有点儿腼腆。她欣然接受了王维力的大作,但一向低调的她提出的条件是:用作私人收藏,不作公开展览。王维力终于松了一口气。目前,宋庆龄的这款塑像,一尊石膏的,收藏于中国美术馆内;而另两种石雕的,则珍藏于她在北京的府邸和她于少女时代留学的美国卫斯理女子学院内(宋庆龄于15岁便考取这所学院的文学系)。宋庆龄生前曾向王维力说过:你是世界上第一位为我做雕塑的人。许多人见了这款雕像后感概地说:这尊塑像比她的任何一幅照片都能更为全面地概括她的一生。
    这款雕塑给王维力带来巨大声誉。不久,坐落在首都华盛顿的著名的美国乔治城大学一位校董,看到王维力创作的宋庆龄塑像后,万里迢迢来到北京,设法找到王维力,请他再做一尊孙中山的塑像。王维力又专心研读了孙中山的生平事迹。他发现,孙中山不仅是一位坚定的民主革命的倡导者,同时也是一位真诚和善良的普通人,而这一切内在的特质,仅从王维力倾情而作的孙中山那一对坚毅、坦诚中略带忧郁的眼睛中即可领略。作品完成后,乔治城大学特地为此举办了一场盛大的落成典礼,王维力应邀发言,当时的中国对外友协主席王炳南、中国驻美大使柴泽民、联合国秘书长瓦尔德海姆等各方政要纷纷上前祝贺。如今,这尊珍藏于乔治城大学内的塑像,是在众多的孙中山雕塑作品中,能将他作为中国民主革命开创者的精神风貌表现得最为尽善尽美的艺术作品之一。

耶稣----伟大的医治者

    来美国后,王维力的艺术灵感依旧不断涌发。1986年,他应邀为美国好莱坞影星卡莱 葛伦作了一尊胸像。王维力还记得那一天,这位好莱坞著名的老牌影星刚收到王维力寄去的塑像,便万分激动地在电话中对他说:“天哪,你怎么把我做的那么象!外表、内心全都给你抓住了!”为此,卡莱 葛伦特邀王维力在比华利山庄最豪华的“切森”餐厅共进晚餐。其间,佣人为这位老先生开关车门,而这位老先生则坚持要亲自为王维力开关车门。到了餐厅,他让王维力坐的是多日前预定的、现已经谢世的著名大导演希区柯克的生前专坐……
    在此之后,王维力还应邀为老布希总统做了一组他那特别的成长历程的浮雕。至今在休斯顿著名的水牛公园内,这些浮雕日夜向游人们倾诉着一个古老的、经典的美国梦的故事。
    这些年来,王维力应邀为众多名人创作了众多雕塑,而其中最为震撼人心的恐怕还是那尊名为《耶稣----伟大的医治者》了。它的内容取自《新约圣经》的“四福音书”。在这里,作者为展示耶稣基督救赎人类的伟大爱心,和医疾去患的济世神迹,又通过耶稣的中指按抚妇人的额顶这一轻微而细腻的动作、和耶稣那崇高、睿智、仁慈、宽容的面部表情,再配以向后飘动的衣纹,细腻地刻画出耶稣基督驱身向前、靠近病患的关切之情。这款雕塑,如今置放于包括著名的休斯顿医疗中心在内共五所卫理公会医院的门厅 正中,向世人展示着耶稣基督永恒的爱与人道的关怀。
    罗丹说:“美是到处都有的。对于我们的眼睛,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所以,“雕刻无须独创,它需要的是生命。”王维力不仅善于发现美,更重要的是,他总有神来之笔,赋予了美以蓬勃的生命力。在王维力的《舞蹈系列》中,还有一尊名为《东方之舞》的大理石雕,如今已被他人收藏。但我从画册中还是找到了它。

    这是一尊现代派的作品。王维力从未排斥过任何流派的作品,只要是真情之作,他不能容忍将艺术视同儿戏。雕塑艺术,总有一个从构思、构图,再进入立体的创作阶段,就像造房子必须先有奠基一样,这是一个严肃的、必须的过程。
    《东方之舞》的神韵显然来自敦煌的《飞天》壁画,而创作的灵感据说是来自太湖石。酷爱大自然的王维力有一次遊太湖,发现了这些美丽异常、渗透着自然光泽甚至自然洞孔的石头,这又给他带来创作的冲动。他把这种闪光的、跳动着的美很自然地与舞蹈联想到一起,于是便有了《东方之舞》。
    从头、肩、臂、腰、臀、腿、足,形成一道富有韵律的波浪状。而头部、颈部、臂部、肘部之间极为协调的自然弯曲又神似《飞天》中的“反弹琵琶”。在这《东方之舞》中,艺术的精华里融进了浓郁的民族神韵,叫人浮想联翩。
    站在王维力的作品前,你常常会发出一种莫名的惊叹。他的作品,无论从主题、形式、还是具象,立意,都是十分明确的。他从不喜欢用“抽象”一词来称呼他自己的部分作品,他称之为“我的现代形式”。
    这是一些重神似而不求形似的作品。在这些作品中,往往会渗透出一种咄咄逼人的艺术气息、或是一种不可名状的神秘氛围,它有时会使你灵魂深处产生隐隐的震撼,有时又会叫你心有灵犀地莞尔一笑。

王维力的艺术天地

    艺术造诣如此深厚的王维力,虽然外表沉稳厚重,内心却是情感丰富且不安于现状。当年文艺复兴时代的大师们常是一专多才,如米开朗基罗就不仅是卓越的雕塑大师,同时还是画家、建筑师和诗人;而达芬奇除了是位雕塑大师外,同时还是数学、力学、光学、天文学、植物学、动物学、地质学、气象学,以及土木建筑、水利工程等方面的天才或发明家。
     王维力除雕塑上的杰出成就外,在素描、油画、壁画、漫画、招贴画以及电影戏剧的海报、文学作品的插图、舞台美术的设计等方面,依旧成绩斐然。为此,他不仅研究造型艺术、还研读和欣赏大量的表演艺术,如音乐、舞蹈、电影、戏剧等作品,同时也发表了不少艺术评论文章。
    来美后,他还多次应邀参加了美国电影奥斯卡奖和金球奖的颁奖典礼。他说作为一名艺术家,要以真诚和良知来面对这复杂人生和大千世界。他的素描作品展览,每每都有观众感动得流泪。一位奥地利资深女影星曾在展厅边看边流着泪感慨万端地说:“这么好的作品,那种朴实和善良,触及灵魂、实在令人感动。”他的获奖作品,电影《牧马人》的海报招贴画曾被香港《电影双周刊》评之为“历年来最好的电影招贴画”。
    王维力是全美国家雕塑学会(Nationa1 Sculpture Society)会员,也是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但他更多的朋友好像还是在电影界,而这就有了他那名震演艺界的《王维力漫画群星》专集。如今那已成为经典,各路影星名流曾以上他的漫画集为荣。当然,画中人多为王维力的挚友或因画而成为他的朋友。看过此画集的人,无不为那些画龙点睛、惟妙惟肖的神来之笔与人物风采特征所倾倒。

    而艺术表达的形式如此多彩、内涵又如此深厚的王维力,生活中却是一位非常简单与纯净的人。
    王维力出生在一个文化艺术氛围浓厚的知识分子家庭。他的父亲是早年留学美国、德国和苏联的老一辈爱国科学家;出身名门的母亲专修中文,以美貌与修养著称。王维力从小便得到传统道德教育和文化艺术熏陶,这成了他日后事业和人格的支撑点。而在他的艺术生涯中,似乎与舞蹈又有着不解之缘。
    王维力6岁时曾随父亲参观敦煌,在莫高窟的千佛洞里,那栩栩如生的飞天壁画、那璀璨而神秘的斑斓色彩,几乎使他昏眩、窒息。从那时起,艺术便悄悄融进了他的生命之中。
    1957年,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面向全国招收七名学生。王维力成为全国两千多名追梦者中的幸运七人之一,成为中国雕塑艺术最高学府的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的学生。
    大学时代,他常去新疆、西藏考察写生,结交了不少朋友,有些至今几十年友情依然。在他们热情奔放的血液里和纯真坦诚的心境中自然滋生出的能歌善舞,已成了他永远的精神财富和创作源泉。王维力的姐姐王曼力是中国上个世纪的著名舞蹈理论家,家庭的文化艺术氛围也是他的灵感之源。
    多年来,王维力在他的艺术天地里纵情驰骋着。那是自由的、随意的、甚至是天马行空的,但又不是张扬无忌的。这艺术天地连接着现实人生却又远离纸醉金迷。王维力的人生观和美学观都不是拘泥的,但他会毫不犹豫地坚守传统道德的底线。
    王维力来美国近三十年,他深知美国的优越之处,但他不能容忍任何诋毁祖国的言行在眼前出现,这是他生命之中唯一可以和人争执的时候。至于时而传来的侨社间的那些风波争议,他只会天真地问:怎么会是这样的呢?要不要我去说说?


王维力的艺术和爱情

    从1992年起至今,王维力门下始终有学生一百多人,那是个大家庭,有男有女、亲密温馨、互敬互爱;那也是个小联合国,各族裔各国家及各行各业的人都有。二十年来,王维力始终义务教学。他常说得到的回报远远超过他的付出。我问他得到的回报是什么,他想都不用想地说:爱,真诚的爱、无价的爱。王维力有几十个好姐妹和好兄弟,都是他的学生,都是他的朋友。自1992年开班以来,除少数学员因搬家或调动工作至外州外国以及病重病故等原因外,其他学员都学习至今。旧的不走,新的难进。所以,至今许多想投其门下者难遂夙愿。
    每年,学生们都会在新年举办迎春晚会,手持玫瑰深情放歌:“玫瑰玫瑰我爱你,维力维力谢谢你!”逐一将手中的鲜花献给他。这种真情的爱,正是王维力生命的动力与艺术的养分。每年,他也会带着爱,带着这些不同人种、不同肤色、不同性别的“爱人”们飞往世界各地,进行考察和写生,其目的地多为著名人文景观。他要为他的学生们从所有人类文化的宝藏中寻找艺术的共鸣点,追寻心灵的舞蹈及其印迹。

    至今仪表堂堂却依旧单身的王维力,他那永远的宽边墨镜似乎象征着一种神秘。他的个人生活也就成为一迷。笔者曾在一个特定的场合,向他提出了这敏感的问题。
他听了仰头一笑:“是是,结婚本是一件大好事。我不是没想过,而是想了多年。但最后我明白自己无法处理好家庭与事业的关系,于是决定,放弃家庭,保存事业。”
“真是那么水火不相容?”我问。
“那倒不是,但对事业肯定会有重大影响,重要的是我从各方面评估了自己,大概是不适于结婚的那种。当年王铁成(著名电影演员,被认为扮演周恩来最神似的一位)再三动员我,多次向我遊说结婚有十二大好处。最后我只好说‘那你就帮我找吧!’”
“好啊,王铁成一听可兴奋了,赶忙要我提条件,他说一准能找到让我满意的。”
“我说那就请你找一个像费雯丽那样的。但不是《飘》里面的费雯丽,而必须是《魂断蓝桥》里面的费雯丽。王铁成当时一听就泄气了。”
    当初王维力的“择偶标准”有点儿象是被“逼”出来的玩笑,但他至今仍旧坦承对费雯丽的爱。出生于印度的英藉好莱坞影星费雯丽,除了两次荣获奥斯卡金像奖外,她那天赋绝色加之执着善良已超越了时空与国界。为了艺术,她倾其所有,不仅付出了她的爱、她的美、她的才华、甚至她的健康、她的生命。《纽约时报》曾为之感叹:她(费雯丽)是如此之美,以至于无须有如此的才华;她有如此的才华,以至于无须如此之美。今天,费雯丽的形象已很难界定为一个标准,早已成为一个随风而逝的近乎完美的幻象。

    有一次,我和妻子拜访王维力。在他家中看到满地满墙满屋的跨国界、跨世纪的精美艺术品和珍贵照片,深为震撼。他在交谈中向我们于无意中流露出他的人生理念和艺术追求时,我们几乎是共同感受到,王维力与生俱来就是一个单身贵族,因为他本身就是一尊珍贵而特殊的艺术品,并且只能单独陈列,很难将另一件东西与其相伴,无论是为了相互辉映还是仅作陪衬。也许,这一切在他幼年的时候便有了冥冥之中的定数。
    五岁时,王维力曾随母亲经历了一次沙漠之旅,不幸碰上了名震西疆的乌斯满匪帮。在几乎所有人惊慌失措之际,王维力的母亲以她非凡的美丽与勇气,配以他那特有的漂亮与神奇,母子竟然以其非凡的仪态与天赋的沉静,深深震慑了凶残无比、杀人如麻的匪首乌斯满,做出了一件恐怕连他自己也无法理喻的事情:缓缓脱帽、垂首行礼,然后率部落荒而去。(注)

    艺术是无价的,当你创造它的时候,你的付出可能也是无价的。也许,这是一种艺术境界的洗礼,或是一种人生价值的提炼。假如这是上帝的拣选,那更是一种凡人--甚至自己都难以知道的恩典与荣耀了。

    仪表堂堂又为人温和重情的大艺术家还真的要靠朋友来介绍对象?在我的追问下,王维力坦承多年来确有不少女性对他心仪过。但若对方向他坦露心迹,他便会立即坦诚相告。最后她们都成了他的朋友和姐妹,直至今天。其实当你回首来时路,谈及这些如烟往事,眼下说起来可以几句话轻掠而过,可当时做起来却需要多少智慧的表达和人格的力量啊!

王维力的遗憾

    大凡成功者或失败者往往取决于机遇、才华和个性,而个性尤为重要。因为机遇对芸芸众生来说,大体是公平的。但在不同个性者的眼中,相同的机遇往往具有不同形状、不同色彩、甚至不同质量。所以因不同的态度和方法,机遇也将会产生不同的结果。今天我们细读身边的亲朋好友,无论在事业上还是家庭上,都有成功者和失败者。成功者大体相像,失败者一言难尽。一般说来,才华难以掌控个性,但个性却能张扬或抑制才华。王维力的成功因之于那三点他全都有了,尤其是后两点。
    几年前,王维力带领学生与另一位大名鼎鼎的艺术家杨先让教授夫妇同游俄罗斯。在一次艺术的造访行程中,他们吃惊地发现,就在刚谢世不久的伟大俄国舞蹈家乌兰诺娃荒凉的墓地前,有一位女子正俯身啜泣。他们上前一问,才知这是一位乌兰诺娃的学生,正因她老师身后的凄凉而伤感不已。此时王维力的心顿受强烈冲撞,想想乌兰诺娃这个名字,这位代表芭蕾艺术最辉煌时代的舞蹈天才,被著名的俄罗斯大作家阿•托尔斯泰称颂为“非凡的女神”的芭蕾舞大师,如今竟落此凄凉之况。他当即脱口而出:要为这位灵魂里饱含着诗歌、音乐与爱的舞蹈家做一尊雕塑!

    回到美国后,王维力立即给俄国政府写信,表达了无偿为乌兰诺娃做塑像的意愿。但俄国政府在回信中除表示对他十分的感谢之外,还告诉他,俄国的这项工作已正在进行之中。
    几年以后,王维力又踏上俄罗斯国土,再度造访乌兰诺娃墓地。但他看到的只是一个简单的乌兰诺娃浮雕,却没有看到那美丽优雅的灵魂再现。他感到黯然,甚至有点无奈,在王维力的眼里,乌兰克娃已成为一个辉煌年代的美好记忆、一个芭蕾舞台上永远的女神。所以,他因此产生的创作冲动至今没有完全平静下来。

休斯敦孔子像之友日

    2009年,王维力为休士顿荷门公园精心作成的一尊孔子塑像吸引了人们的眼球。
    王维力曾参观过山东孔府、北京孔庙、以及当今世界各地纷纷兴建的“孔子学院”中的孔子雕像,那相貌大体都是一样的:慈眉善目、肩臂佝偻,如一尊菩萨或一座古董,他很难从中找到文献中的那情感丰富、胸怀博大孔子形象。
    于是,王维力在对孔子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和思考后,决定给孔子注入了新的艺术形象和鲜活的生命,他用那把极为寻常的刻刀,讲述了孔子为济世育人而游走列国的非凡故事:衣履凌乱却从容自信,心力交疲仍坚定睿智。这种全新的表述,使孔子顿时变得可亲可敬,可感可触。而这一动一静对比,使这位卓越的古人一下便跨越时空走近我们。
    鉴于维力的知名度和作品本身的艺术魅力,捧场的各界名流自然也不在少数:如:美国前总统老布什、联邦众议员格林、中国驻美大使周文重、前教育部长周济、德克萨斯州长佩里、休斯敦市长怀特以及中国孔子基金会会长韩喜凯等都发来贺信。老布什总统还高兴地担任了“孔子青铜像捐赠委员会荣誉主席”,怀特市长宣布2009年9月26日为“休斯敦孔子像之友日”。
    当天,中国驻休斯敦总领事高燕平、中国驻美大使馆刘光源公使和休斯敦代理市长、国会议员和市议员及其代表,还有休士顿孔子像之友基金会主席福斯特、奥斯卡奖评委著名演星卢燕等各方嘉宾侨领共600多人参加了赠送仪式,而卢燕半个多小时的演讲和对维力的介绍推崇更让整个捐献仪式锦上添花。甚至有人说,王维力改变了一座城市,正是他将一座美国著名的航天、化工与医学大都市增添了更多的文化艺术内涵。
    据说大师们常常会产生一种冥想的孤独,而这往往预示着某种艺术灵感的到来或爆发。在王维力的家里或工作室内,见到一些出自他手的日夜呈孤独冥想状的人物作品。每每在静谧中注视着这些雕塑与画时,那种块面感、空间感和厚度感就会慢慢凸现,仿佛受到催眠。
    我有时想:每当夜深人静,单身贵族的王维力会不会经常悄悄来到他的这些作品人物面前,和他们谈谈天,说说地?再每每来一番超越时空的关于艺术的心灵和心灵的艺术的对话?

参考文献:庞天舒所著《探险神秘之地》和王且力所著《雕塑家王维力传》
 


  ©, 2006 Chinese Times of Houston USA    美国休斯敦华夏时报版权所有
 
Web site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Honrick, LL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