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Home 本报介绍 About Us 工商黄页 Yellow Pages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7001 Corporate Dr. Suite 305A, 
Houston, TX 77036 
Tel: (713) 776-0678 Fax: (713) 776-0686 Email: editor@chinesetimes.us ISSN: 1557-9557 
 

《华夏文苑》

悼念杰出的生物科学家—陈苏

(于建一 编辑 休斯敦)
 

陈苏遗照

承父志宏图待展济世良方留后世

苦钻研坦荡襟怀音容笑貌寄长天

    4月7日是星期天。上午10点,电话响了。“大姐,陈苏走了……”邝虹泣不成声地说着。我和丈夫下意识的看着客厅的单人藤椅,陈苏来时常坐的地方。
    陈苏和邝虹住在得克萨斯州圣安东尼奥市,三年多前来休斯敦办事,我们在报社见了面。
    我和陈苏是1970年毕业的初中生,文革期间有学工学农挖防空洞的经历,都爱好广泛。陈苏到部队打篮球时,我在北京116部队(林彪事件后,恢复中科院计算所称号)女篮打中锋。中科院集训时,教练就是从八一体工大队转业的。我们参加了中国改革开放后的高考。陈苏毕业后到意大利留学。我来美国留学。
    陈苏出生在北京的高级知识分子家庭,父亲陈文杰是留苏的血液学博士,中国著名的血液、病理学家,中国医学科学院副院长(血液学教授),1976年至1983年任世界卫生组织(WHO)五个助理总干事之一,任职期间大力宣传中国的医疗健康和保健状况(兼规划局局长)。在WHO主管其“精神卫生处”期间,多次与中国卫生部领导、专家商讨AD症药物研究及对策,帮助中国引入牛脑PS,并将陈苏带入该领域进行学习与科研攻关。
    陈苏去过很多国家,早年是代表八一队到苏联、法国、罗马尼亚、叙利亚、泰国、新加坡、伊朗、阿富汗、阿根廷等国比赛;后来作为学者在美国、中国、英国、意大利、加拿大等很多国家开会和讲学。
    同龄人中考上大学的少,学理工的更少。而陈苏精通三国语言,在国际医药刊物发表了很多论文,有两项医药保健品发明专利(还有两项正等待批准),有利于改善小儿自闭、男性不孕、老年痴呆和心血管保健方面的症状。
    陈苏动员我加入他的团队,“你是学理工的,还有医学背景,能办报纸,也能懂基本的生物医药……。”他的真诚和热情让我做了决定。事情进展的比较顺利,与威海的公司已讨论到股份分配,与三九集团也进行到生产的数量和包装设计……。
    春节期间,陈苏到国内考察和讲学。三个星期去了北京、天津、上海、青岛、舟山的大学和研究所。为了自己的理想、也为了父辈的遗愿,他像个陀螺在追梦中不知疲倦地旋转着。三月中旬,陈苏电话中和我商量参加威海侨办组织的招商会。
    陈苏的日历上排满了工作计划和会议日程。“意大利开学术研讨会,我是秘书长(世界治疗性食物源补充剂学会),邀请你去,回来在你的报纸和网站上给我们大力宣传一下,生命科学影响着全人类的……。”他兴奋地说着。“小车不倒只管推啊”(当年的一句名言),我说。他哈哈一笑,“革命者永远年轻”(当年的流行歌曲)。
    年轻的陈苏在球场,为了祖国的荣誉拼搏;在国内外的课堂与实验室,为了求知和科研拼搏;进入中年后的陈苏仍带着激情在终场的哨声前拼着、搏着……,他的生命时钟在2013年4月6日晚7时停摆,豪爽的声音、朗朗的笑声在那一刻定格。
    陈苏临走前两个小时,还在帮朋友搬东西。他走了,带着对事业的挚爱、对妻儿和爱犬(KiKi)的牵挂、对亲友的热情和坦诚……。生命是如此脆弱,属于自己的东西并不多。然而,陈苏留下了他的学术成就,科研成果,造福予后人。
                                                   (于建一 休斯敦)

给我最亲爱的丈夫

陈苏夫妇参加儿子的毕业典礼

    今天我痛失了您…… 我最亲爱的人,我的丈夫,我的老公,我的大哥,我的挚爱,我心里有多么的难过与不舍。您的音容笑貌一直围绕着我,我不敢相信,也不要承认这一残酷的事实。
    这么多年来,我们相依相偎,相敬相爱,共同经历了人生的喜怒哀愁,走过了这风雨不平的人生路。您是我的至爱,我的生命和我的一切。您爱我、疼我,让我享受着无忧无虑的平静生活;您爱我们的孩子,以您宽阔的胸襟担负起做父亲的职责,把儿子抚育成长;您对我们小儿子KiKi(小狗)的疼爱,让他享受着帝皇般的生活;这一切都是用您的心血,您的诚挚为我、为我们的家所做的无私的付出和热爱。
    您的一生光明磊落,勤俭严谨,对工作兢兢业业,对事业孜孜不倦的追求,让我们敬佩。您多才多艺,豁达开朗的性格,让所有认识您的人倍感亲切,您是我们永远最爱戴的亲人。我为拥有您为之幸福与骄傲。
    亲爱的老公,您太累了需要休息。好好地休息,相信我们会为您完成您未竟的事业,实现您的遗愿,以告慰您在天之灵。我们永远爱您,永远怀念您!
    永远是您的Rainbow 4-13-2013

陈苏儿子在追悼会上的悼文

Thank you to everyone who is here today to pay tribute to my father, Su Chen. I know that many of you had to travel long distances to be here and it is a reflection on my father that there are so many loving friends and relatives here today. For those of you who don’t know me, my name is Kyle and I am Su’s son. 

I think many of you here would agree that my dad is a very down to earth and cheerful person.  He’s a man who is never afraid to speak his mind. While some might find him too “in your face”, a lot of people appreciate his honesty and straight forwardness. I, for one, grew up admiring these aspects of him. He taught me to never accept things that you are in doubt of and never be afraid to ask questions, as this is how you learn. Although he is very straightforward and frank, he’s also a very cheerful and amiable person. A lot of his friends and colleagues always describe him as very friendly and energetic. From time to time he might be very loud and longwinded, probably a side effect he had from being an assistant professor in the past, but people are always interested in what he has to say and listen to him.   

I’m quite embarrassed to say that as great as a chemist that my dad is, Chemistry remains one of my worst fears and subjects throughout school. The subject just seems like a foreign language that could never register in my head. So instead of being a great chemist like him and contribute his experience and learning to make a difference in the world, I’m just a boring banker crunching numbers. Growing up he never forced me to do things that I didn’t like, and he is always open minded and encouraged me to pursue after things that I like and have interests in. For that, I’m thankful. His respect and understanding made him a great dad and husband, and made this family such a close and loving one. The love he had for the family was unconditional. He would drive from California to New York instead of taking the plane because he worried that Kiki couldn’t take plane rides. He would not let my mum work because he had promised to take care of her when they married. He would support whatever I want to do with all his ability because he cares for me. These are just some of the things that made him such a great dad and husband. 

One thing that I did share with him is his love of basketball. In fact, I can actually brag being a bigger NBA fan than he is. Many of you may not know this about my dad, but when he was young, he used to represent the regional team in GuangZhou. In 1975, he was selected into the Chinese Bayi Basketball team and eventually won the national championship in China. Translating this to American term, it’s equivalent to elite college basketball teams like Duke and North Carolina and winning the NCAA title, so it is a pretty big deal. Shooting basketballs in our free time and playing one on one with him seems just like yesterday. Watching NBA games together, coaching a team of middle school boys for his friend at church, listening to his stories back when he was the starting point guard at Bayi are some of the memories that I will never forget. I remembered back when we were in California he participated in the annual Chinese Basketball Competition with some of his teammates from Bayi. It was great seeing a group of old friends enjoying themselves playing basketball out there and it allowed me to catch a glimpse of him in his past. 

With a doctorate, post doctorate research, ability to speak fluent Italian, English and Mandarin, and life experiences in many different places, he left some pretty big shoes to fill. I’m glad that he was able to attend my undergraduate and masters graduate ceremony and hopefully I have made him proud.  I really hoped that he could be here to watch me being successful and let me take care of him and mum like how he took care of me. I know he is in a better place now and would want us to be happy too. I want to take this opportunity and tell him that he has done more than enough for the family and now it’s my turn to carry the torch and be the man of the family. Dad, you can rest in peace now, and know that I will stay strong take care of mum and Kiki in your place. 

I will miss your loud voice that would blast through the phone every time you call… 

I will miss the NBA games that we would watch together… 

I will miss how you will tell people that wine are cheaper than water every time you share your experience in Europe… 

I will miss your opinions and advises whenever I encounter questions or problems… 

I will miss the smile you have whenever you look at mum and Kiki 

I will miss you.

 

陈苏妹妹(陈玲、陈静)的悼文

苏哥是陈家的长子,聪明,自信,充满魅力。爷爷奶奶、妈妈爸爸、叔叔阿姨、朋友和邻居都关注他、喜爱他……,他是一个典型的中国长子的成功人生。
    苏哥以他的好奇心和决心,在不同的路径上努力追求着他的梦想
    苏哥十六岁的时候,离家1200英里入伍当兵。苏哥兴趣广泛,结识了许多朋友。他爱好体育,足球、棒球、尤其是篮球。他从地区球队发展到精英聚集的八一男篮,并很快成为篮球明星,出国代表国家比赛。在此期间,苏哥用自己有限的津贴,买了一台录音机,练习英语听力和口语,往往练习到夜深人静。
    苏哥25岁时从部队退役,开始在一个研究所工作,分析生物试剂。第一次离家近。苏哥意识到工作中没有足够的知识,他自学初中和高中的所有科目,参加了中国改革开放后的高考,四年后获得了学士学位。
    苏哥离家5000英里到意大利米兰留学,没有人知道他如何生活。他说,七年中他享受着比水还便宜的葡萄酒,和学习讲意大利语。
    苏哥39岁获得了博士学位。他从意大利移居到英国,继续追求自己的梦想。 4年后,苏哥作为药理博士移民到美国,和悬壶济世的医生一样为病人研究更有效的新药。
    苏哥初到美国,只有一个空气床垫和简单的日用品。他成为了一个专家,研究磷脂。苏哥说他做了一个梦,使用一种特殊的成分磷脂治疗阿尔茨海默氏病。
    苏哥研发的药物在许多不同领域的应用,他曾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伊利诺伊州,纽约州的工业界和学术界任职,最终留在德克萨斯州的圣安东尼奥市。
    苏哥为人友善,精力充沛,知识渊博。他的经历让各地的朋友惊讶、爆笑,他很容易成为朋友们聚会时的中心。
    苏哥遇见了他一生的挚爱,和她结婚了。他不仅找到了妻子,也有了儿子,度过了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苏哥说爱犬kiki是他的小儿子,他照料kiki从睡觉到洗澡。到外地开会,乘飞机不能带小狗,苏哥就开三天的车程。
    苏哥在生活中不喜欢浪费时间。他回中国时,他的日程和议程安排的很满,在家的时间很短。我们都喜欢分享与苏哥在一起的有限时间,每次与他的谈话,我们学到不少新的东西,他的不寻常的经历,他的雄心勃勃的梦想……
   
苏哥永远不会停止追求,他对生活的激情和他未完成的议程,始终让他忙着。苏哥继承了家族的医学科研传统,有过一个快乐的、成功的、丰富的生活。你现在可以安息了。我们将永远铭记你--陈家的长子,我们的英雄和榜样。

和苏哥在一起的日子

陈苏(第一排左二)1975年参加八一篮球队,获得全国冠军。

    我和苏哥从小就认识,这主要源于我二哥李大平和苏哥从幼儿园,小学一直到中学都是玩伴,他们是几十年的朋友。
    1974年我从广西南宁高中毕业回老家辽宁鞍山插队下乡。
    1976年6月份,我忘记是怎样得到的消息,苏哥要到沈阳参加集训比赛。驻地是沈阳军区大院。我和生产队长请了两天假,从乡下辗转来到了省会城市沈阳。
    自1969年离开天津去广西,已经有7年没有见过苏哥了,初见他穿着军装,还是四个兜的,显然是干部待遇,我是那样的羡慕。苏哥还是那样的热情,领我在军区大院里参观。他住的房间两个人,由于都身材高大,床是特制的。他用的东西都比较洋气,用的有一次性刮脸刀,吃得有巧克力。印象最深的是他有林格风的英语教材,盒式磁带录音机。他说业余时间要学习英语,这让我又对他产生了新的敬仰。他像主人那样,让我品尝巧克力和饼干。
    晚餐有红烩鸡,菜是固定每人一份,米饭可以回碗,管够。好久没有见过荤腥的东西了,苏哥特意给我多要了一份菜,那量可不小,我不知道回了几次碗,反正撑得够呛。哎,那时候就是一个字,饿!
    晚上去沈阳黎明机械厂,由广州部队和武汉部队篮球队给工人师傅打表演赛。很久没有坐大客车了,上车就开始兴奋。开场没多久,苏哥作为替补上场。我从来没有看过苏哥打篮球,小的时候只知道他擅长体育,每次放假从北京回来,要么是交我们下象棋,要么是打垒球或拿足球当篮球,树上绑个铁圈练习投篮,还比划着手的投篮姿势,如何出手,俨然一个教练。苏哥在场上非常灵活,娴熟的技巧,真不愧是专业队员呀,我在村儿里也打篮球,那水平就差大法了,我好生羡慕。
    比赛回来还吃夜宵,有水果和点心。苏哥看我窘迫的样子,替我装了满满的一盘。晚上我和苏哥睡一张床,不顾同屋的队友,聊起来没完,也不知道几点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凌晨被剧烈的摇晃惊醒了,我们同时意识到发生了地震,因为我们同在天津时,1966年河北邢台曾发生过地震,波及到天津。屋里的队友爬起来就往外跑,这时走廊里已经乱糟糟了。苏哥镇定地说,别慌,就在屋待着,哪也别去。
    天亮后我们下楼,发现院子里站满了人,很多人从地震发生后就没敢回房间。事后才知道,震级七点儿多,震源在辽宁海城。我佩服苏哥的胆识,别人都一脸疲惫,我们却精神抖擞。
    吃过早饭就和苏哥告别了,时间虽短,但经历和内容丰富,以至于事情过去近四十年了,我的记忆还是那样清新。再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他的妹妹嫁给了我,就是陈华,你们的华姐。 (李大飞)

 

先人已乘黄鹤去,独留思念满心间

致我和BOB的好朋友---陈苏博士

    生命脆弱,羸如青丝。生活无常!瞬间生死离别,一颗鲜活的生命陡然消失,一个孜孜不倦认真追求自己理想的纯粹的生物科学家就这样英年早逝!
    这突如其来,活生生的现实尖刀一样直抵胸口。有着太多计划去实施,太多尖端课题去攻克,太多领域去拓展,太多爱去接受……。
    相濡以沫十几年的爱妻埋怨您走的太早太快,没有给总享受你的宠爱的她细心照顾你的机会;无福居住刚在纽约大学硕士毕业任职知名国际银行的儿子孝顺您的新居;不能亲自领取即将成功审批的生物技术专利。不能相信,一身豪气一身正气勇于仗义执言的您已远行;那声如洪钟气宇轩昂谈到专业生物就滔滔不绝的朋友的爽朗笑声--再也听不到……。
    你走了,那样突然,没有意识,没有痛苦,却留下了无尽的悲痛和遗憾给家人和朋友。知道这是你不愿意的,知道你有多留恋家人尤其爱妻,知道你有多珍惜生命,为了控制糖尿病和高血压,你遵从医嘱一日三餐清水白菜你依然吃的津津有味……,知道无限眷恋的你会对爱妻说:坚强起来,面对生活。知道你不舍你的爱妻,如果可以,我想告诉你:她是一个坚强的深爱你的好女人。你们的儿子赶回来筹办你的葬礼,他会象你一样勇敢的承担起照顾母亲的责任。多少无奈多少不舍多少心痛……,上天给你的生命强加上了句号,然而你留给我们无尽的思念……
    您太辛苦了,好好休息一下睡一觉吧。
 

沉痛悼念杰出的生物科学家陈苏博士

    蜚声生物科学界的杰出的生物科学家陈苏博士,201346因心肌梗塞在美国圣安东尼奥家中不幸突然离去,英年早逝,终年59岁。他的一生短暂而辉煌,他有一个幸福的家庭。

    他的足迹遍布世界,从早年入主八一篮球队,带队出征苏联,罗马尼亚等国家,到退役后留学欧洲,学成后在意大利,英国等国家科学院工作10余年。1998年受邀来美国,先后在加州、芝加哥、纽约、德州医学院担任高级研究员和科学事物负责人。

    他通晓英语,中文,意大利语。他是美国油脂化学家协会,美国化学会,美国质谱学学会高级会员。著名国际刊物发表文章学术论文40多篇。他使用色谱-质谱和色谱-质谱-质谱方法研究脂类化学和生物化学,并获得开创性的结果;能够解决有关脑22-6稀酸缺乏症的难题,在研究和发展“脑22-6稀酸供体”药物方面有卓越研究成果。2008年他的“含多不饱和双键脂肪酸的磷脂丝氨酸族和磷脂酸族的制备获得国家专利。

    对陈苏的不幸离去在此表示深切的遗憾。花自飘零水自流,人生长恨水长东。希望您一路走好!

亲密战友及知名人士吊唁:
大宋:梦里依稀慈母泪 忍看朋辈成新鬼。
     
陈苏是一位从运动员转型至医学药理研究金字塔的佼佼者。陈苏在我面前从来没有说过祖国有什么不好,也没有说过外国的月亮有多么圆。我从陈苏的身上看到了真正的学者风范。

陈苏是一位热爱生活、多才多艺的好兄弟,七十年代在广部体工队我就看过和听过他拉小提琴、手风琴,他很早就拥有的“中华二〇六唱机”,使我们听到了美妙的“梁祝”小提琴协奏曲的最早黑胶版本。陈苏还是中国象棋高手,我见到他看过、钻研过几本“棋谱”。年轻时陈苏身上体现的“争强好斗”都是争夺“锦标”的文体项目,所以他在二〇三号称“小锦”。我在体工队照的第一张相片就是陈苏拥有的“海鸥”单镜头相机给我拍摄的,之后他常常用相机给大家留下了许多难忘的瞬间。

我们悼念陈苏,才越发觉得逝去的岁月是那么的难忘和珍贵!生命的脆弱就这样活生生地突现在我们面前……愿陈苏老弟到了天国好好休息!

朱家志:沉痛哀悼。请向家人转达哀悼及慰问。
徐增平:太不幸了。请向陈苏家人转达我对他的哀悼,愿老战友天堂走好。
吴伟斌:英才早逝,万分悲痛。
王涪铎:万分震惊,英才早逝。逝者安息。
高抗:万分悲痛。
于泷:节哀顺变。各自珍重。
滕仲维:痛失战友。节哀顺变。
郝洪山:震惊!哀悼!走好!保重!
廖晓东:陈苏这么突然就走了,令人痛惜。
段若京:万分悲痛。一路走好。
朱瑞勤:震惊。万分悲痛。
孙晓利:晴天霹雳.怎么会这么突然.深深地悼念!逝者一路走好!
苏晨、刘琦:哭泣痛失英才,愿逝者安息。
梁艳玲:震惊,节哀顺变。
史小村:英年早逝,万分悲痛。
天上的云:深切悼念战友陈苏
大树:朋辈的佼佼者,努力进步,事业有成。深切怀念他。
王旭东:沉痛哀悼陈苏,陈苏和王京这对当年一起从北京到广州的北京战友,如今却先后云鹤西去,天国会面!

苏晨:陈苏是我们多年的肝胆相照的朋友,是享誉全球的知名药理科学家。他的业绩是属于他和你们的,同时也是我们为之骄傲的。周六就给陈苏开追悼会,请你帮我们原广州军区体工队篮球队的全体男、女篮队员及教练员和八一体工队篮球队的老朋友们及各界老朋友们给陈苏敬献花圈。


德州圣安东尼奥市山东同乡会

各位老乡:

    惊悉山东同乡会理事Rainbow的老公陈苏先生因突发心脏病不幸去世,圣安东尼奥山东同乡会全体会员表示沉痛的哀悼。

    Rainbow和陈苏夫妇在山东同乡会成立前后积极参与各项准备活动和成立大会,捐钱捐物,出谋划策。在欢送小紫冉的活动中,随因故不能亲自前来,仍然委托他人带来了捐款,他们为山东同乡会所做的贡献大家有目共睹,我们为失去这样一位朋友而惋惜。

    陈苏先生的葬礼将于本周六即2013413日举行,邀请山东同乡会的全体会员参加。

 

陈苏博士生平简介

    美籍华人陈苏是美国化学学会,油脂化学学会和质谱学会会员;任2011年至2014年世界治疗性食物源补充剂学会秘书长;美国焯安公司创建人,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CEO)通晓英语、国语、意大利语和西班牙语。

            1954331日出生于北京高级知识分子家庭,其父曾任中国驻联合国首席医药官。陈苏曾就读于天津市实验小学、天津市第一中学。陈苏1970年应招入伍到广州部队男子篮球队;后入选解放军八一男子篮球队,曾随队出访罗马尼亚参加比赛。他兴趣广泛,爱好足球、棒球和中国象棋。1979年从部队复员,分配在卫生部生物制品鉴定所工作。1983年毕业于北京工业大学。1986年到意大利留学。

      1989年,陈苏毕业于意大利米兰马利欧-尼哥利药理研究院(Institute di Mario Negri)环境药理和毒理系,主攻用物理化学手段(色谱和质谱方法)进行油脂类分子的微量分析,获博士学位。随后,在世界著名质谱学家意大利国家科学院TRALDI教授的指导下,做了两年的博士后研究,主攻方向是用质谱/质谱方法分析各种油脂类化合物的结构

      1992年,陈苏加入英国华威大学化学系(University of Warwick)任高级研究员。在著名物理化学家JININGSDERRICK教授的指导下,利用当时最先进的质谱/质谱分析仪,对许多生物活性有机分子(脂类和糖类)做了高难度的化学结构测定以及它们的结构与功能的关系。1986年至1996年,用色谱和质谱/质谱分析方法对主要油脂类分子进行了系统性的方法学研究,掌握了最先进的脂类分析技术,特别是用质谱/质谱方法鉴别各种油脂类化学结构。

      1998年,陈苏加入美国RUSH大学医学院药理系(Rush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任讲师和助理教授。陈苏与美国著名神经药理学家CARVEY教授一起使用含DHA的磷脂化合物来缓解和治疗老年失智症,并进行了在分子生物学和分子药理学水平上的动物实验研究。发现DHAPS载体的帮助下可顺利通过血脑屏障进入脑中,进一步改善神经细胞膜的流动性,恢复老化了的基底神经节胆碱神经元中神经生长因子受体的活性,并进一步与神经生长因子结合,来救活老化了的基底神经节胆碱神经元,导致恢复乙酰胆碱合成酶(ChAT)的活性,使之合成更多乙酰胆碱神经介质。

      2002在,陈苏任美国Quest诊断公司(世界500强企业)生物化学基因部副主任,负责(1)常规检验新生儿尿中的有机酸和脂肪酸的含量;(2)研究和发展分析人体血浆和各种细胞脂类分子的方法;(3)提供准确数据来支持常规检验;(4)分析技术指导;

      2003年,陈苏成立了美国CHAINON神经生长因子生物技术公司,与美国依利诺州立大学芝加哥分校医学院SUBBAIAH教授一起,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支持下,对DHA是如何在磷脂载体的帮助下通过血脑屏障而进入脑中的机理进行了体外代谢研究。首次发现人体内皮细胞酶在运送DHA载体通过血脑屏障的重要性,并初步解释了DHA磷脂类(包括DHA PS)分子的体内代谢机理,为此类磷脂分子可能成为处方药物打下基础。()



 


  ©, 2006 Chinese Times of Houston USA    美国休斯敦华夏时报版权所有
 
Web site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Honrick, LL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