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Home 本报介绍 About Us 工商黄页 Yellow Pages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7001 Corporate Dr. Suite 305A, 
Houston, TX 77036 
Tel: (713) 776-0678 Fax: (713) 776-0686 Email: editor@chinesetimes.us ISSN: 1557-9557 
 

《华夏文苑》

中国海派国画家王宏喜

于建一 编辑 休斯敦
 

峡江行

五百罗汉

向海洋

东坡观砚图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王宏喜是上海美术馆研究馆员。1964年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后,被分配到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为专业画家。在文革的磨难中,王宏喜将全部身心投入艺海,用笔墨挥洒满腔的愤慨和激情。王宏喜擅长大写意人物,水墨交融,气势恢宏,画风自然清新、意境深远。夫人潘宝珠则擅长仕女图,彩墨相交,构图精致。

贫寒励志 天道酬勤

    1937年秋天,王宏喜出生在江苏省灌云县龙王荡南五队。他5岁开始在乡里读私塾。1950年到县里读小学。

    1956年读初中二年级时,他在省级刊物上发表了开篇之作-漫画《有求必应》。五元人民币的稿费,够他一个月的伙食费。他用七角五分钱买了一斤蛋糕孝敬祖父和父母。祖父用手捧着蛋糕,幸福的笑了。这是老人大半生吃上的最好食品。

    1959年,王宏喜在连云港新海中学高中毕业。他报考了中央戏剧学院、上海戏剧学院和南京艺术学院,三所学院都录取了他。他选择了有百年历史的南京艺术学院国画专业。

    在校其间,他得益于陈之佛、傅抱石、亚明、宋文治、沈涛、陈大羽、罗叔子、程十发、蒋仁等老师的教诲。亚明、傅抱石老师经常带他去中山门外藏经楼省画院创作基地。他在为老师铺纸磨墨的旁听中,收益匪浅。大学时,他担任学生会主席、班长等职务,星期天经常被南京大学、南京师范学院和南京工学院等高校请去为学生的课外美术社讲授国画技法。

    学生时代的王宏喜从来不奢望什么。他穿的衣裤,补丁打补丁。冬天装上棉絮是棉衣,夏天将棉絮掏空是单衣,就这样一直穿到大学毕业。毕业后,他到上海工作时,依然是穿着这身塞着棉絮的衣服。

    1966年的文革,黑白颠倒,他也遭受了摧残。想不开时,他就回家看海,看海的坦荡襟怀、看海的雄伟魂魄。家乡热情地接待了他,他学会了忍耐、宽容、冷静,学会了保护自己。

    天道酌勤,他担任了连云港市美协主席、江苏省科普美协副理事长,被中国美术家协会吸收为会员。他相信,人生是一条激流,每个人都是自己的舵手,都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弱者等待时机,强者创造时机。

    王宏喜生长在海边,每当听渔民讲沉船、触礁、碰撞、火灾那触目惊心的海难时,脑子里就出现争扎、绝望、无助以及悲号的画面,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渔民世世代代与大海相守,分享了大海给予的幸福与欢乐,也经受了海啸和风暴的打击与考验。他画笔下的海难已从悲剧的阴影中解脱,表现着渔民的沉稳、刚毅与坚强。

    他用画笔描绘今日渔村和渔民的生活,创作了《出海》、《练海》、《海港晨渡》、《渔港晨曲》、《海带姑娘》、《耘海图》等作品,笔触或温馨含蓄、或粗犷夸张,将大海与人之间互为依存的关联,表现得淋漓尽致。

    他的作品《向海洋》雪浪翻涌,激流奔泻。渔民们抬网、推船出海,大有力推千钧之势。以渔民个体和群体展示对大海的敬畏之心、敬仰之情、敬献之意,提示了人对大自然的崇尚、呵护与相互依存的关系。

    1993年上海以特招艺术人才方式,将他调入上海美术馆为专职画师。上海书画院邀请他参加。他说,我就不占这个位置了,让有发展前途的年轻人参加吧。他常用的一方图章是“灌云布衣”。


恪守意念、笔墨传情

    1995年文化部、中央电视台举办世界华人书画大赛,王宏喜潘宝珠夫妇联袂创作的《天佑中华》大轴观音画幅在人民大会堂展出,荣获 “《祖国万岁》俊隆杯”95华人书、画艺术作品大赛的金奖。中央电视台播放了《人物画家王宏喜》专题片。

    詹天佑的孙子詹子龙先生酷爱这幅6尺丹青,画名“天佑、中华”是他爷爷的名字,蕴含着同样深层的涵义。当时,西方列强认为中国人不可能修建出属于自己的铁路。詹天佑设计并带领修建了中国的第一条铁路,有“中国铁路之父”的称号,国人尊称他为“中国的脊梁”。《天佑中华》无意中引出了詹天佑“幽芳淡冶仙为侣,傲骨嶙峋世所稀”的一段佳话。获奖的画要到国外巡回展览,赵朴初先生当时在医院养病,也在这幅画上留下墨宝。

    王宏喜的艺术理念独特。他创作的老子、孔子、屈原、李白、杜甫等中国近百位历史文化的名人图,均体现了中华民族的文化脊梁。他画白居易、岑参、颜真卿、王夫之、韩愈,用线条赋予了这些历史人物个人的思想、意志和情感色彩。

    宋神宗元丰四年(1081)6月,46岁的苏轼正躬耕于黄州。有一位彦正判官送来一张古琴,他非常兴奋,复信致谢,信中说到自己一向不会弹琴,适逢海印禅师纪公专程来访,便请他的侍者弹奏了几曲,并饶有兴致地吟出著名的《琴诗》:“若言琴上有琴声,放在匣中何不鸣?若言声在指头上,何不于君指上听?”。王宏喜《东坡听琴》的画面上色彩是音符,线条是旋律,天籁之声仿佛是通过他的画笔拨动出来的。

    王宏喜擅长人物画,兼攻山水、诗、书、印,是位多面手。他画李白、苏轼,神韵飘逸,豪放孤傲;他画八仙云游,天马行空,立意高远;他画秦淮八艳,风韵可人,绝美动情。在南京夫子庙,为祭祀“万世师表”孔子的大成殿,有一幅高六点五米、宽三点一五米,气势恢宏的孔子全身画像。这是他的问鼎之作,以其中华之最而载入画史。

    在物欲横流的名利场上,王宏喜不会炒作、不会包装,也不求贤达。当主宰他前途命运的“领导”向他要墨宝、求字画,暗示给他什么“好处”时,他不冷不热地说:“这字画……我现在不能给你,因为你现在还在台上,还在当我的领导,给了你字画怕影响不好。等你下台了,我一定给你。”

    王宏喜一直恪守意念、意象、意境、意趣的东方艺术理法观,悟其理、写其心,画自己的心事,将文学、哲学、历史糅合在同一理法中。《五百罗汉图》是王宏喜应觉醒大和尚之邀,用两年时间创作的长150米、高0.7米,由110张四尺宣纸联缀而成的。其长度是宋代画家张择端创作的中华第一长卷---长5.18米、高0.245米的《清明上河图》的28倍,是迄今为止海内外画家创作的最长的长卷作品。全图刻画了500位罗汉,200名侍人、以及飞龙、猛虎、骏马、骆驼、大象、凤凰、仙鹤、游鱼、犬、牛、鹿……展示出人物、动物和天地山川等自然景物。这幅作品被上海玉佛寺收藏为“镇寺之宝”。

海峡牵亲情,丹青绘心声

    随着两岸来往的增多,王宏喜夫妇在1995年、1997年和2000年先后三次赴台湾讲学办展。当年,除国民党机关军政人员外,大部分是被抓壮丁去台湾的年青人,有些人是宏喜童年的伙伴。光阴似箭,许多人年岁已高。带着对童年伙伴的思念,每次都去拜会由江苏去台湾的老乡。

    1995年,王宏喜夫妇应台湾东亚艺术研究会和海州文献社的邀请,在台北中西艺术院举办夫妇画展。海州文献社的一些朋友轮流带他们去观光,熟习台湾风土人情。王宏喜回上海后,着手画了《槟榔西施》和一批反映台湾风土人情的作品。

    为了纪念谢晋元将军抗战60周年,沪、台、韩埠三地联袂,隆重举办书画大展。王宏喜和夫人应邀参加,带着作品抗日英雄“谢晋元将军像”,表达对谢晋元的缅怀与敬重。

    2000年去台湾时,前两次见到的老人中大都作古。其中有几位是国军校级军官,有两位是战功卓著的爱国将军,曾在抗战中与共产党联手,同仇敌忾,共赴国难。王宏喜夫妇来到台湾四明山军官墓地,在芳草丛中找到这两位将军的墓碑,恭敬地献上一束百合花,肃立良久。

    开幕式那天,王宏喜夫妇下榻台北总统府后门对面的“国军英雄馆”。馆里专门接待国民党老兵。大厅里银鬓白发的老人,三五成群,议论台独不得人心,与大陆对立没有好下场,言辞激烈,情绪激昂。这些同乡中有几位是宏喜认识的“老兵”,他们都是1948、1949年间从浙江、上海等沿海地带被抓到台湾的当兵的。七八十岁的髦耋老人,大都晚景惨淡。一连几个夜晚,王宏喜辗转难眠。几经构思,创作了一幅“老兵”国画。当老兵们面对画作《老兵》时,感叹生在海边,长在海边,可余生却在海岛上度过。

东渡扶桑,文化交流

    作为中日文化交流的使者,王宏喜曾多次应邀赴日本举办展览,受到日本绘画界及水墨画爱好者的欢迎。1985年夏,他应日本大阪界市市长田中和夫邀请,赴日展出60件国画作品,其中《徐福东渡图》、《云台揽胜图》分别被该市美协和博物馆收藏。日本发动过对华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同时也伤害了它自己。王宏喜作为中国人民的友好使者,用画笔呼唤和平,呼唤亲善,呼唤以历史为鉴,开辟两国和平发展的未来。

    王宏喜应日本大阪佛教协会的邀请办展时,佛教会址超善禅寺将这一天作为盛大庆典。王宏喜的大型组画《三国圣贤》通景屏风等六十多件作品,轰动一时。禅寺为收藏他的书画,竟破除常规,不惜重金改建山门,更名为“王宏喜书画寺”,成为大阪文化艺术观光标志性景点。高两米、宽十二米的巨幅历史长卷《三国圣贤图》被大阪佛教协会珍藏。展览期间,各大报纸作了报道,大阪NHK国家电视台、《读卖新闻》电视台均拍摄了专题电视片。日本列岛刮起了一股“王宏喜旋风”。十天的访问,王宏喜画了五十张水墨写生,均收藏在连云港博物馆。

    2011年,王宏喜随上海作家艺术家代表团再度来到日本。6月6日,日中友好会馆和上海市美术家协会共同主办中国著名画家王宏喜与夫人潘宝珠的《水墨神韵―王宏喜、潘宝珠绘画展》,该画展成了樱花岛国头条新闻。日中友好会馆理事长村上立躬、日中协会理事长白西绅一郎、中国驻日本使馆公使衔文化参赞张爱平、东京国立近代美术馆馆长加茂川幸夫、东京艺术大学美术馆、日本醉墨会、日中书画艺术交流协会、NPO法人亚洲文化经济交流协会、日中志愿者协会等社团组织代表前来祝贺。

    画展是日本3.11大地震之后,第一次中国画家来日展览。王宏喜夫妇为遭受地震灾害的日本人民挑灯夜战,一周内创作的11幅义卖作品全部被收藏。王宏喜夫妇将画款全部捐赠给日本红十字会。中国与日本的文化交流源远流长,王宏喜希望画展能够促进日本朋友理解中国的传统文化。

    2013年6月,日中友好会馆和上海市美术家协会共同主办“王宏喜、潘宝珠—中国画世界展”《水墨神韵》在东京日中友好会馆美术馆隆重开幕。日中友好会馆理事长村上立躬,日中协会理事长白西绅一郎,中国驻日本使馆公使衔文化参赞张爱平,东京国立近代美术馆馆长加茂川幸夫等出席了开幕式。东京艺术大学美术馆、日本醉墨会、日中书画艺术交流协会、NPO法人亚洲文化经济交流协会、日中志愿者协会等社团代表前来祝贺。

    开幕式上,王宏喜、潘宝珠夫妇现场作画。十几分钟后一幅《东坡观砚图》跃然纸上,令在场的观众惊叹不已。《东坡观砚图》画面凝炼,意境悠闲。王宏喜的题词书法流畅,笔力雄健;四方印章,刀工精湛。画作集书、画、印于一体,当场便被日中友好会馆收藏。王宏喜、潘宝珠夫妇通过日中友好会馆向日本特大地震灾区捐赠了他们的画作,并现场为灾区进行募捐。日中友好会馆向王宏喜、潘宝珠夫妇颁发了感谢状。

书画大家,名扬海外

    王宏喜筹建了上海海上书画研究所,成立了《王宏喜教育基金会》,为家乡捐款助学;应聘为美国休斯敦中国美术协会艺术顾问。2014年元旦期间,王宏喜、潘宝珠夫妇前来休斯敦探亲。休斯敦华夏时报、华夏学人协会特邀王宏喜先生举办中国水墨文化艺术座谈会。座谈会后,王宏喜先生即兴作画,并将现场书写的篆书墨宝,赠送华夏时报、华夏学人协会等社团收藏。

    王宏喜不敢想象当年的自己,能够成为一个有造诣的画家;他绘制的中国最大的孔子造像,海内外三十多家报纸刊文介绍;他两次东渡扶桑留下的100多幅书画作品,日本人专门设馆收藏;他为南京秦淮区创作的《秦淮八艳》,成为当地的一大景观;没有任何背景的农家弟子被上海市作为人才推崇,担任上海美术馆专职画师。

    2004年上海教育电视台拍摄了专题片《属於海洋的礁石—王宏喜先生绘画作品的欣赏》,2006年拍摄了《宏喜绘三国》;上海东方电视台拍摄专题片《人物春秋一读著名人物画家王宏喜的中国画》,2007年又拍摄了《人物春秋—著名人物画家王宏喜》。上海历来是名家云集之地,他竟显赫其中。
   
    2009年中国美术馆杂志刊登《海派王宏喜》及其13幅作品,北京荣宝斋出版的“当代中国画名家经典作品集粹”也选登了他的作品。2010年“美术中国”报刊登了《王宏喜的中国画艺术》及作品;北京解放军艺术出版社出版《中国近现代名家王宏喜作品选粹》;新民晚报国家艺术杂志刊登了他的作品《香山九老图》;北京荣宝斋出版《王宏喜绘五百罗汉图》。2012年文汇报《海上画坛》2011年十大杰出贡献书画家评选揭晓,王宏喜名列其中。



 


  ©, 2006 Chinese Times of Houston USA    美国休斯敦华夏时报版权所有
 
Web site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Honrick, LL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