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Home 本报介绍 About Us 工商黄页 Yellow Pages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7001 Corporate Dr. Suite 305A, 
Houston, TX 77036 
Tel: (713) 776-0678 Fax: (713) 776-0686 Email: editor@chinesetimes.us ISSN: 1557-9557 
 

《华夏文苑》

我们家的抗战老兵们

 
父亲的抗日岁月   陆钢

陆钦仪

父亲(右一)和闻一多先生的次子闻立雕夫妇

父亲陆钦仪,1925年出生于上海,今年九十岁。

父亲的童年和少年在苏州度过,“七七事变”后跟爷爷一家人来到上海,住在法租界边缘的汶林路(今天的宛平路)。爷爷不愿给日本人当亡国奴,辞去火车站站长不干,蓄鬚明志,靠变卖家产为继,姑姑们很小就到工厂做工,一家人仍陷入窘迫贫寒之境。

父亲亲身经历了日本略者的残暴统治。有一次为了搜捕抗日志士,举着刺刀的日本鬼子把父亲家所住的康福里弄堂口用铁丝网封锁了三天。当时父亲就读于立达学园,每天上学都要经过以抓人杀人恶名昭著的日伪特务76号魔窟,挂着太阳旗的阴森恐怖的大铁门口有日伪宪兵持枪监视。人们像过鬼门关,从马路对面的人行道上惴惴而过。

“八•一三”战火很快吞没了整个上海。由于英法租界的中立,暂时没有受到日军铁蹄的践踏,于是这里成了上海的“孤岛”。租界里尚有救国救民的新闻自由,也有抗日组织的活动。当时父亲家的南面就是抗日战场,枪炮声时时传来。父亲耳闻了谢晋元团长率领八百壮士孤守四行仓库浴血抗敌,也看到了各界人士积极抗日宣传和慰问捐款。同时,汉奸特务在“孤岛”内的反动宣传和暗杀活动也愈加疯狂,有不少爱国志士惨遭暗杀,暴尸于马路、河滨。

抗日救亡的悲壮现实给父亲正在成长的思想打下了深深的烙印,当时在“孤岛”中活跃的抗日新闻出版对父亲起了很大的教育启蒙作用。在此期间,父亲读了大量鲁迅,高尔基等进步文学作品及报道八路军、新四军的抗日书籍。1942年,十七岁的父亲从日军占领的上海,带着藏在牙粉袋中的介绍信,经过几次秘密接头,躲过了多道日本兵的搜查,转辗跋涉来到苏北抗日根据地参加了新四军,投身于抗日救国的洪流中。

父亲被编在第六师(谭震林任师长兼政委)第十八旅(江渭清任旅长,温玉成任政委),在部队中做民众宣传工作。每到一地就走村串户,发动和团结老百姓,传播抗日救国,组织抗日的力量。父亲的部队在苏北敌后游击战中,牵制了大量日军。他们经常采取声东击西的战术,把敌人拖得疲惫不堪,再伺机集中消灭敌人。战争是残酷的,父亲的许多战友在战斗中英勇牺牲。在艰苦的游击战斗中父亲染上了重疾,在缺医少药的恶劣环境下,长久不能痊愈。父亲在老乡家养病的日子里,多次在日寇搜捕时受到老乡的掩护。有一次,老乡把父亲藏到柴垛中,日本兵用刺刀搜查柴垛时,刺刀尖离父亲只差一寸。

苏北抗日根据地的岁月,和那些烽火硝烟的抗日场景,都被父亲记录在《大年夜》,《小红那家伙》等小说中,成为那段金戈铁马关山万里的抗战历史的宝贵记录。父亲在青年时期写的这些文学作品,2014年重新结集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沉剑集–风云岁月文存》。他讲的那些故事都来源于他的亲身经历,透射出的那种家国情怀与中华民族的命运紧紧相连。

根据组织安排,父亲曾在上海同济大学化工系和燕京大学新闻系学习,建国后从事教育工作四十多年,平易近人生活简朴,离休后多年义务编写中国高教发展史,长期资助多名贫困地区的学童。今年9月1日,有关领导来到家中,为父亲佩戴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父亲说,作为一名抗战老战士,参加了与日本侵略者的浴血奋战,为此感到光荣。无数壮烈牺牲的英烈,包括我的战友们,看到今天中华民族的和平崛起和伟大复兴,也应含笑九泉了。

 

我的姥爷是抗日军人   于澍

张兆瑞

姥爷张兆瑞是一名抗日老兵,1928年生于河北玉田县。

姥爷今年87岁了,有点耳聋,但精神还不错。在中国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日之际,姥爷又拉着我的手说起了他的抗日经历。

姥爷告诉我,他上小学时,校长对姥爷很照顾,如同半个父母。但日军极其残忍的将校长杀害了,并用枪顶着所有的学生,让这些未成年的学生排着队看校长的尸体。那时,姥爷就在心中暗暗发誓,要去从军驱赶侵略者。说道此,姥爷已是热泪盈眶。

抗日时期,每个解放区都有中国共产党办的学校。1944年6月,姥爷参加了八路军。学习了一段时间后,被分配到冀东军区某陆军部队,与日军进行游击战。一年后,姥爷被调到冀西后方华北联合大学进修。日本投降后,姥爷又在边区参加了清理日军文献的工作。后来,姥爷又到华北的军事大学学习。新中国成立后,姥爷的部队参加了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

作为一名历经战火洗礼的军人,姥爷在家中保持着军人的作风和习惯,被罩、床单、棉衣、胶鞋等一直都是军绿色。姥爷打了大半辈子仗,因为伤病五十多岁就离休了,住在东城的北京军区空军干休所。家里陈设简单干净,没有什么物质财富,但他老人家留给我们的精神财富是无穷的。作为一名新闻工作者,我谨记姥爷的教导“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将继承姥爷精忠报国的精神,在工作岗位上尽职尽责。

小时候,姥爷教我和表弟下棋,第一个教的就是军棋。我在三、四岁时就知道“军师旅团营连排”的排序。姥爷希望我们好好学习,天天向上,长大了为国家做贡献。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是姥爷教育我们最常说的一句话。没有抗日军人的奉献,就没有祖国的今天。中国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日过去了,我希望还可以拉着姥爷的手一起看80周年、90周年的大阅兵……

祝姥爷和所有为中国抗日战争奉献的爷爷奶奶们健康长寿。

 

爷爷是历经战火的型男   何佳越

何肇基

肇基:谓始创基业。晋刘琨《劝进表》:“伏惟高祖宣皇帝肇基景命, 世祖武皇帝遂造区夏,三叶重光,四圣继轨。”清黄遵宪《由上海启行至长崎》诗:“满城旭影曜红旗,神武当年此肇基。”

爷爷的字写得很漂亮,可他的名字何肇基,却一点都不书卷气。我问爷爷:“名字是太爷爷给起的么?”爷爷说,“入伍的时候自己改的。家里起的名字太文弱,于是,改了。”脸上带着自豪的笑。爷爷的名字很神武,但骨子里安静和煦没有军官的霸气,也没留下一点战场的烟火气,总是慈眉笑眼的与人打着招呼,是朝阳区空军干休所公认的好脾气。爷爷和参加过朝鲜战争的奶奶常年资助多位亲友,和外地贫寒家庭的大学生。

几年前,年逾八旬的爷爷患了直肠癌,手术及时也很成功。87岁的爷爷至今身体硬朗,每天出门与老伙伴们下棋。如果去超市买东西,就开着他那辆四轮电动车,银发飞扬,整齐、干净、利落,我总是骄傲的跟人说“看,那是我爷爷,特帅吧!谁都比不过的型男!”。

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部队给爷爷颁发了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爷爷坐在窗前,阳光下抚摸着纪念章认真地看着,似乎在回忆着往事。当我说想给他写点什么的时候,爷爷看着我笑了笑,说:“有什么好写的,我也没干什么大事……” 就这样软软的,把我给撂那了。于是,他笑,我也笑……。

追了老人家大半个月,爷爷经不起我的软磨硬泡,给了我一本小册子。那是干休所为老干部们合出的集子。集子里用三页纸,介绍了爷爷的一辈子。集子里穿着军装的爷爷,我是没见过的;集子里爷爷的功勋和战绩,也是我陌生的。随着集子里年份的增加,随着爷爷官衔的升迁,我意识到原来这就是一个青年,经历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越南战争、天灾人祸生死无常,成了我的爷爷。

一个不及弱冠的少年,走过了近一个世纪,成为了一个耄耋老人,远离了金戈铁马的炮声,斜阳中含饴弄孙,自得其乐。而在孙女儿好奇的眼光中只微笑着说一句:“没什么的。”夕阳照在爷爷的脸上,迎着他利落的白发,闪着银光。

 

爷爷是我心中的英雄   陆陈一帆

陈东

我的爷爷2011年4月15日去世,享年97岁。

爷爷出生在一个殷实家族,从小接受教育。爷爷可以继承祖业,过一种富裕的生活;也可以找到好的工作,过一种平静的生活。然而,三十年代的中国战乱不断,耳闻目睹了民众的悲惨生活。1932年,爷爷投笔从戎,参加了共产党领导的地下武装。历任河北景县民报社编辑、地下党主要负责人,先后在陕西安吴堡青训班、华北联合大学青年部、华北联合大学师范部(后改为教育学院)、四野南下工作团工作。

二战期间,爷爷指挥着他的部队与日本侵略者战斗。当年爷爷担任河北省某地区的负责人,一群日寇侦查到爷爷队伍的位置,立刻发起进攻将爷爷的部队围困在一个农院里。敌人不知道里面有多少中国军人,不敢正面攻击,便从后面挖地道,想前后夹攻。当一颗手榴弹扔进院子爆炸后,死伤了一些村民。这时,爷爷听到了后墙的挖凿声。情况非常危急,爷爷立刻端起枪,向后墙射击。挖墙的声音停止了,敌人丢下几具尸体跑了。这是爷爷参与过的无数惊险的战斗故事之一。

类似的战斗故事爷爷给我讲过很多。日本投降前的一场战斗中,爷爷劝降了“皇伪军”的指挥官,让他配合战役带领伪军队伍在日本人后面袭击了日寇,获得了战斗的胜利。爷爷的部队曾与八路军联合攻打日本军队。在一场战斗中,为了配合战役一支队伍主动潜到敌人后面发起突击。战斗结束后,这支队伍的全体指战员都在战斗中牺牲了。战争是残酷的,很多人没有看到最后的胜利。

1949年后,爷爷在政府部门工作,1982年离休。爷爷喜欢唱京剧,参加了老干部京剧团。爷爷的晚年生活简单愉快,从来没有使用职权和人脉关系为自己和儿女做过什么。爷爷关心家乡的建设、关心有困难的下属和院里烧锅炉的工人,多年资助贫困地区的学生。他的儿女都是当年从工人、农民和士兵中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的大学。

小时候,我常趴在爷爷的膝上,听他讲战斗故事。1995年,我小学毕业后来到美国读书,除了回京探亲,没有太多的机会听爷爷讲他的军旅生涯。爷爷是我心中的英雄,我想念爷爷。
 

传承中华民族的血脉   于建一

于振铎

2015年9月3日天安门广场大阅兵,纪念抗日战争70周年,中国让世人瞩目。父亲的儿女亲家们胸前佩戴上了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章,得到了祖国的荣誉和人民的尊敬。

日本侵华时,父亲的表弟在玩耍时被日本兵当成活人靶子枪杀。父亲是个文学青年,痛恨日寇的残暴,敬仰闻一多和范长江等“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的学者和报人。爷爷曾率兵追随吴佩孚,在保卫山东中不畏生死。奶奶年轻守寡,母子相依为命。日本投降后,父亲在北平电话局工作。一天,几个技术员突然被卡车拉到北平的西苑机场,填表后发了军装。

三个月后,在一位中共地下党文友的策动下,几个被抓来的人逃离西苑机场投奔共产党。其中两位被军犬发现,当场枪毙。军犬也发现了藏在灌木丛中的父亲,另一位时任排长的文友拽住了军犬的绳子,止住了它的狂吠,帮助父亲躲过了生死劫。

父亲这三个月被迫从军的经历,让他在建国后的历次政治运动中吃苦,挨整。文革中很多人遭难,父亲也被打成走资派批斗。那天风雪很大,父亲很晚才回家。他对母亲说,下班后去了一位同事家(因其曾为国民党工作,被红卫兵轰回了农村),他的妻子病在床上,简陋的家里冰锅冷灶,就把准备买年货的五元钱留给了这对母子。那天晚上,全家五口人吃着红薯喝着玉米面粥,围着炉火过了一个难忘的大年三十。

很多抗战老兵因为从属国民党军队,长期得不到公正待遇。今天,历史终于抹去了尘埃,国民党抗战老兵等来了本该属于自己的光荣。在庆祝中国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的今天,两岸领导人的见面翻开了历史性的一页。两岸曾军事对峙,同胞曾隔海相望,无数家庭曾留下刻骨铭心的伤痛和遗憾。不管经历多少风雨,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同胞兄弟,是血浓于水的一家人。历史悲剧不能重演,两岸同胞应开创和平安宁的生活,携手共谋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共享民族复兴的伟大荣耀。

父亲1921年10月出生,69岁离休,七年后因病去世,走在几位老人的前面。父亲1998年秋来到休斯敦,四个月后回京,临行前嘱咐我办一份简体字报纸。父亲说,要有看云起云落的襟怀;要有上下求索的渴望;要随遇而安耐得住寂寞。多少个深夜,多少个凌晨,离开书房前常和照片中父亲的目光相遇。常自问,做到了多少?

为了纪念抗日战争70周年,三个孩子写下了对前辈的敬重与思念。孩子们的生长环境与我们不同,琴棋书画的熏陶不多,但不管生活在哪里,他们知道从哪里来,也知道人生的路该如何走。父亲疼爱的孙子于澍从北京联合大学媒体传播专业毕业后,在中国知名媒体任部门主编;父亲溺爱的外孙女何佳越从英国留学回京后,在她的珠宝和服装设计圈中已小有名气;父亲厚爱的外孙陆陈一帆在康奈尔大学MBA毕业后,在美国IBM研究中心任项目经理。

华夏时报11年来,有三个孩子不同方式的支持和赞助。孩子们继承了我们自尊自强的性格,我们继承了父母自尊自立的品行。中华民族的热血在华夏儿女中一代一代的传承。

 


  ©, 2006 Chinese Times of Houston USA    美国休斯敦华夏时报版权所有
 
Web site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Honrick, LL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