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Home 本报介绍 About Us 工商黄页 Yellow Pages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7001 Corporate Dr. Suite 305A, 
Houston, TX 77036 
Tel: (713) 776-0678 Fax: (713) 776-0686 Email: editor@chinesetimes.us ISSN: 1557-9557 
 

《华夏文苑》

抗战救国铁血男儿丹心铭世
助学行善海外老人义举照人
记抗战老兵慈善家萧纪书先生

萧纪书老人

萧纪书83岁

采访萧纪书老先生

萧纪书夫妇 摄于2004年9月

西瓜

虎、竹鸟

雄鸡

萧纪书老先生1921年5月出生于河南上蔡县,今年96岁了。老人的慈善义举在休斯敦老侨中无人不知。萧老先生喜欢画画,尤其擅长画西瓜,画上题字“种瓜得瓜”。老先生从不说自己是画家,有时在作品上落款,称自己是老叟。

休斯敦的文化中心、活动中心、侨教中心、中小企业和私人家里都挂着萧老先生画的西瓜,绿瓜深筋,红瓤黑籽,画风拙朴。挂在墙上,懂画的和不懂画的看着都喜欢。

萧老先生交友不分老少,不分贫富,不分籍贯。谈得来说得拢,就送画。有时镶好了框,连框一起送。萧老说,框是木质的在大陆成批买的,价格便宜。萧老先生家里备有装框的钳子、铁丝。画框很结实,接过画来,手里和心里都有种沉甸甸的感觉。

1937年卢沟桥事变,全国燃起抗战烽火。1938年17岁的萧老先生在河南入伍,加入了抗日战争保家卫国的行列。1940年萧老先生考入黄埔军校七分校17期炮兵科。毕业后在第九总队炮兵大队,从文宣做起,后任上尉连长,驻守河南郏县、叶县等地。1944年为阻止日寇向西部进犯,萧老先生在郏县保卫战中,率兵与日寇浴血奋战,用德制375口径战防炮击毁了日军的战车。2015年夏,中国驻休斯敦总领馆李强民总领事为萧纪书老人佩戴上了中国政府颁发的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萧老先生的太太名叫张岭梅,大家称她萧妈妈。萧妈妈是江苏人,书香门第的千金。萧妈妈的父亲是北平政法大学法律系毕业的,在上海法院任书记官,因不满当时政府的腐败黑暗,辞职返乡想实业报国,不幸患病, 中年辞世。

内战时期,兵荒马乱。萧妈妈一家避难于江阴,萧老先生恰在江阴带兵。男才女貌,经人介绍萧老先生与高中毕业、比自己小八岁的萧妈妈结成了百年之好。

一年后,萧老先生随军到了台湾,托人给妻子带信。萧妈妈坐着小船飘荡过海峡,夫妻团聚。

在台湾两三年后,萧老先生感到在军队中很压抑,退了役。为了生活,曾养鸡为生,去菜场捡过菜叶;也曾卖画为生,在集市上给人画过肖像。萧妈妈生儿养女时家境贫困,月子里落下了腰腿疼的病。

萧老先生为人忠厚,在建筑工地做小工时被一位神父看中,神父把筹建教堂的事交给了他。工程期间萧老先生又是老板,又是小工,教堂建好后得到了酬报。萧老先生由此开始了创业,也开始了扶贫济困。

萧老先生自幼丧父,与寡母相依为命。15岁时离家做学徒,饱尝过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抗战胜利后原想在母亲膝下尽孝,怎奈内战开始,烽火四起。随后,海峡相隔。萧老先生在台湾经营明华建筑公司时为怀念母亲,也为弘扬中华文化,创办了慈晖纪念画廊和慈晖图书馆,里面供奉着母亲的塑像。萧老先生免费提供吃住,为两岸的画家联谊,在慈晖招待所先后接待过六千多人。台北寸土寸金,做文化事业没有钱赚还得倒贴,萧老先生却乐此不疲。

1977年萧老先生回河南探亲,家乡没太大变化。思念了三十年的母亲在六十年代初饿死了,很多乡亲死于那场天灾人祸。面对一丘黄土,萧老先生常跪不起。

萧老先生为村里两千多乡亲建了30口水井,解决了饮水和灌溉。临走时给年老体弱的亲友们留下了一些生活费,其中有位老人是萧老先生的叔叔。当年就是这位叔叔的一时冲动,六岁的萧老先生失去了父亲。谈起往事,萧老先生淡淡地说,过去的事了,他老了,我给他钱时他流泪了。

萧妈妈曾几番托人,寻找到了失散几十年的母亲和妹妹。文革时,萧妈妈的母亲脖子上挂着黑五类的牌子,扫大街。三个妹妹下了乡。

历史翻过了人们不愿回看的一章。

十几年来,两位老人卖了在台湾的房产,用这笔钱在河南上蔡县捐建了纪书小学;为两所中学捐建了教室和宿舍楼,改善了学校的学习和卫生设备;为全县的42所中学捐建了图书馆,让孩子们增长知识;为家乡修了路,在路边搭了亭子让行路的人歇脚。捐建县文化馆时,乡亲们为了表示感谢,将该馆四楼命名为萧纪书纪念馆。“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尽欢颜”,乡亲们说萧老先生把诗人杜甫的感叹变成了现实。

萧老先生说,我以父亲的名义捐建了安贞堂活动中心,乡亲们开会看电影就不怕老天再刮风下雨了。我是以这种方式来纪念母亲,报答母亲爱家乡爱乡亲的教诲。

两位老人在萧妈妈的家乡、文风颇盛的江苏泰兴,捐建了岭梅教学楼,添置了电脑、桌椅,还修了两公里的石路。萧老先生以岳父的名义在泰兴市重点中学捐建了衡南图书馆,现代化的三层建筑仿照了台北国父纪念馆的风格,飞檐红瓦白墙,恢宏气派。校门口安放着岳父的铜塑胸像。

2005年之前,萧老先生在海峡两岸和美国休斯敦捐赠了上百万册图书,和上千幅书画作品。两位老人在国内资助了上百名贫困学生,大学生每年每人5000元,高中学生每人每年1000元,有10名大学生已经毕业了。经营贸易的大女儿也追随父亲,每年资助家乡的贫困学生。

萧老先生是75岁退休时来美国和儿女们团聚的,五个孩子读书时都是半工半读。小儿子在休斯敦大学读书时下课后去打工,在中国城超市卖鱼,每天回家带回一身的鱼腥味儿,打工时穿的雨靴灌进水把两只脚泡脱了皮。萧妈妈看着心疼,但没有让小儿子停工。萧妈妈常说不吃苦中苦,哪知创业难。

老人曾住在湖边的房子里,帮小儿子夫妇照看孙子孙女。宽大明亮的客厅里挂着萧老先生母亲的巨幅画像。画像是请台湾肖像和山水及书法名家联合创作的。萧老先生的书房里放着老母亲的铜塑胸像,墙上挂着十几幅台湾、大陆和休斯敦总领事馆感谢老先生捐资助学的信件证书和功勋匾。

萧妈妈喜欢种花,湖边风大长不好植物。孙子孙女上了小学后,两位老人买了新房与小女儿为邻,后院相通,来往方便。新房装修时,萧妈妈没舍得换好地毯,说太贵了。大车库被老先生分出一半做工作室,工作台上是镶画框用的工具,墙上挂满了镶好框的作品,凡是愿捐资助学的慈善人士,都欢迎前来认选。

萧妈妈是农历十月的生日,十月先开岭上梅,故名岭梅。萧老先生的画室里有幅梅花,画上题着北宋诗人晁端友的诗:“岭梅何处寻(早),雪里看芳菲。北陆寒犹在,南枝春已归。晓妆初见妒,残角未曾飞。引我江头梦,清香忆满衣。”诗里渗透了半个多世纪来两位老人的相濡以沫,和几十年的情感交融。两位老人相互扶持走过了人生的沟沟坎坎,事业有成后寄情于书画,可谓丹青不知老将至,富贵于我如浮云。

萧老先生80岁时将几十年来台湾、美国、大陆的新闻专访、信函和照片及一生的简历,提供给台湾的挚友,请其整理成书,勉励后人。

《萧纪书的奋斗历程》一书叙述了老先生艰苦奋斗、荣辱不惊、力求奉献的品质和经历。书的首页写了【韩愈治家格言】:“大丈夫成家容易,士君子立志不难。退一步自然幽雅,让三分何等清闲。忍几句无忧自在,耐一时快乐神仙。吃菜根淡中有味,守王法梦里无惊。有人问起尘世事,摇头摆手说不知。宁肯采深山之茶,莫去饮花街之酒。须就近有道之士,早谢却无情之友。贫莫愁兮富莫夸,那有贫长富久家。”这本记载着萧老先生艰苦创业的传记影响了很多人。

萧老先生常说,子女自强,可白手创业;子女无能,可耗尽万贯家产,没有必要给子女留下过多钱财。老先生的五个儿女有四个住在休斯敦,平日里子孙绕膝,其乐融融。有人来家作客,分不出谁是女儿儿媳,谁是儿子女婿。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婆善媳贤、姑嫂妯娌和睦的传统式大家庭,如今已不多见了。

十几年前,老先生在大儿子经营的修车厂里建了图书室,海运来留在台湾的图书,又购买了一些新书。为了省钱,买来木料,近八十岁的老人自己动手做了几个书架。儿女们每月定期给父母赡养费,知道父母乐善好施,把赡养费集中起来由父母捐赠给家乡的清贫学生。两位老人的生活费来源于台湾两处房产的租金。

萧老先生喜欢读报,总领馆曾赠阅了人民日报海外版。十几年前,看到国内不断升高的学杂费,和无力缴学杂费而发生的家庭悲剧,老人睡不着了,长嘘短叹,蹙起了眉头。看着老伴一脸的愁容,萧妈妈着急了,召集全家开紧急会议,协助老爸爸办画展义卖,捐资助学。

萧老先生在请柬上写到:“看到中国海外新闻,内陆农村靠每人分一亩田收入,缴不起子女上大学的学杂费,逼得父亲借贷无门吃农药自杀。有的父母卖血染上艾滋病,都走向绝路。

深思焦急,不能袖手不闻不问。

同胞爱使我将收藏的书画及自己业余画的作品廉价义卖。六百美元可助穷子女上大学一年学杂费,二百美元助上高中一年学费。他们的乡村中、小学校缺乏图书,六百美元可买七百本课外书成立一个图书馆,供子女自读增加知识。

每年去中国探亲,目睹实情。我要继续十五年度向中国大陆履行助学扶贫的济困心愿。个人之力有限,希望有爱心的中外朋友共同伸出援手,请驾临参观,不胜感谢。”

2003年,萧老先生在中国人活动中心旧址举办义卖画展。周末,十三个孙辈中除了上大学的,上至高中下至幼儿园全体出动,帮助爷爷挨家挨户送请柬。请柬上印着义卖的彩色山水画,“义卖中国画”的全文配着翻译成的英文。亲朋好友闻讯都来帮忙,请柬在美国人居住的富人区送出了上千份。

义卖开幕时108幅国画挂满了展厅,一些作品上贴了被认购的红条。当天正是休斯敦侨界举办54周年国庆升旗活动。升旗仪式后,中国驻休斯敦总领馆总领事率各部门的外交官们前来祝贺。休斯敦各中文报社、电台和电视台的记者们前来采访。萧妈妈也率全家老幼来帮忙。

一位来休斯敦探亲的老人握着萧老先生的手说:“您80多岁了,还在为家乡孩子们的学费操心,我很感动,很敬佩。”说着递给萧老先生20美元,萧老先生要送幅画给他,老人摆手道:“谢了,我家里没地方挂。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8岁的小孙子对妈妈说:“爷爷卖画的钱是去救人的,我要买一张。”6岁的小孙女对妈妈说:“我也买一张,帮爷爷救人。”小哥哥选了幅爷爷画的老虎,小妹妹选了幅爷爷画的牡丹。

萧老先生把儿女们每年节日、生日孝敬的钱和画展义卖的两万多美元都捐给了河南上蔡县的的贫困学生。萧老先生说我八十多岁了,助学济贫靠儿女是不行的,我们准备在家乡建立萧纪书、张岭梅基金会。有了基金会,我们走后基金会的利息将会继续资助穷学生。

三十多年前,萧老先生在台湾盖楼房时留下一块边角地,2005年夏天建筑商要用二十万美金买下来。萧老先生逢人就说,这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基金会的钱有了。老人考虑现在利息太低,只有百分之三点几,准备把钱存到大女儿家的公司,多得些利息,多资助几个学生。

萧老先生有一本自己订的大厚册子,里面贴满了有关大陆捐资助学的剪报。在2005年八月的一篇“为女上大学,沈阳的妈妈愁钱卖肾”的剪报下,老先生写着:沈阳市张溪以617分考取中央民族大学,学费8000元人民币,母亲无奈去医院卖肾,萧纪书夫妇均感身受,请驻休斯敦总领事馆转交美金支票1000元,以表心意。

那天晚上萧老先生看了报道,立刻和萧妈妈商量,并给老友打电话,要老朋友带他去总领事馆捐钱。老朋友说这么晚了,着什么急呀。萧老先生说不着急那位妈妈的肾就没了。第二天上午,七十多岁的老友开车带着八十多岁的萧老先生到总领事馆捐款。胡业顺总领事出差了,毕刚副总领事和侨务组李远全领事接待了他们。副总领事让萧老先生放心,马上与沈阳联络,并告诉老人这件事见报后已经有很多热心人捐款,学费已经解决了。

在休斯敦有幸与萧老先生相识近二十年,老先生耄耋之年捐资助学、博施济众的故事听过很多。萧老先生今年96岁了,不能再自己开车出行了,但老人的心里仍惦念着家乡的贫困学子们。他说,青年强则国强,国强则不受外辱。老人将近年创作的60幅山水、花卉等画作到国内请人精心装裱了,7月30日在中国人活动中心举办义卖,善款全部捐给家乡的贫困学生,资助高中的学生进大学深造,日后成为社会的栋梁,为国效力。

义卖的日子近了,我找出了2004年8月写的这篇发表过的文章,希望读者从中了解一位耄耋老人的慈善之心,支持老人的这一善举。

(于建一/文、陆钢/摄影)

 


  ©, 2006 Chinese Times of Houston USA    美国休斯敦华夏时报版权所有
 
Web site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Honrick, LL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