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Home 本报介绍 About Us 工商黄页 Yellow Pages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7001 Corporate Dr. Suite 305A, 
Houston, TX 77036 
Tel: (713) 776-0678 Fax: (713) 776-0686 Email: editor@chinesetimes.us ISSN: 1557-9557 
 

《华夏文苑》

“大”事件中的“小”人物
访资深华裔超导材料专家蒙如玲教授

曾健君 休斯敦

引子

    1986年夏秋之际到1987年初春,在探索高温超导体的科研领域里,发生了一场世界科学史上罕见的激烈竞争,以IBM的瑞士科学家缪勒和贝德诺兹为先导,以美中日三国数以千计的物理和材料学家为主力的超导“奥林匹克”竞技大军,轮番冲击高温超导的“世界记录”,把超导体转变温度,从多年来徘徊不前的绝对温度23度(23K),一下子提高到77K 以上的液氮温区。有专家评论说,这场超导“奥林匹克”大赛,在诺贝尔奖等科学家梦寐以求的荣誉和高温超导体巨大潜在商机的双重驱动之下,其激烈程度令人吃惊,其竞争名次和优先权的时间尺度,甚至是以天和小时来计算的。
    这个超导“奥林匹克”大赛另一引人注目的特点,是大量的华人华裔科学家,成为冲击超导世界纪录的领军人物。在美国,由华裔科学家朱经武领导的休斯敦大学高温超导研究小组,与他的学生吴茂昆的研究小组一道,通过几个月夜以继日的奋战,率先发现和报道了钇钡氧化物材料在常压和高压下的超导电性,以令世人瞠目的98K的成果,成为当时超导“奥林匹克”竞技场上一颗耀眼的新星。
    在这场大赛的酝酿和进行过程中,华裔资深材料专家蒙如玲教授是一个推波助澜的人物,作为朱经武研究组的核心成员,超导材料实验室的创建者和多年的主持人,她以学者的敏锐,战士的坚韧和国手的技艺,在世界上首先重复了IBM科学家的结果,成功地合成了多个系列的氧化物超导新材料。 20年后的今天,我有机会与这一段历史的亲历者和创造者之一的她,共同回顾和分享那一段的经历和感受,其中不乏落在媒体光环以外的不平凡的人和事。

1.多彩人生
    美南重镇休斯敦的早春乍暖还寒,城西南德州医学中心附近的小河浜两岸已经透出一片新绿,河边不远的别墅式社区里,一所朴素的小小民居大门上贴着红色的春联,似乎在向人们展示房主人与邻居们不同的文化渊源。 房前的小路上停满了汽车,屋子里传出阵阵笑语欢声,一群年青人围着一位女教师模样的中年人,“蒙老师”,“蒙老师”短的七嘴八舌正谈得热闹,被称为蒙老师的那个人,一口略带南音的普通话,不时引起人们会心的笑声,她精心梳理的短卷发和剪裁得体的衬衣和西装裙,和她的举手投足一样,都透着精明和严谨的学者风范,她就是休斯敦大学超导中心高级研究员,休斯敦中国旅美专家协会创始会长蒙如玲,这些到她家聚会的理事们,大多是踌躇满志年青有为的博士硕士,从1992年“专协”在她倡导下成立以来,她常通过这样的联谊聚会和其他学术活动,为自己年轻的同胞们在美国的高科技竞争中成功“抢滩”助上一臂之力。
    走进蒙如玲那布置简洁的三室一厅,最引人注目的是几个大书架,在超导科技书中穿插着大量中英文的传记文学,散文诗歌,甚至言情小说,,好像是在向人们追述她少女时代的梦想:“当一名冰心那样的文学家”。不少人想象,献身于物理材料科学的日子一定是枯燥无比,可蒙如玲的生活却是多彩的,最近她作为休斯敦华人叠声合唱团的“资深”女高音,参加了2006年7月在厦门举行的国际合唱比赛,获得了集体银奖。当朋友们向她祝贺时,她笑了笑说:”遗憾的是,我虽然是“资深”,却不熟悉五线谱,每次练习前只得笨鸟先飞,把五线谱翻译成简谱才跟得上排练。”
    蒙如玲家的墙和桌子上,还点缀着多幅临摹写生,这些或精美或拙朴的习作,皆出自这位材料学家之手,有道是人过三十不学艺,而今年已经68岁的她,又在师从王维力先生学习绘画,而且是如此地专注和投入,每逢出差开会,在飞机上,候机厅里或甚至旅店大堂里,她的眼睛总在跟着过往行人的脸打转,还常常饶有兴致地对别人介绍她的心得:“过去我眼里千人一面,现在变成了千人千面,就拿眼睛来说,不同族裔,不同年龄都不一样,即便都是东方人,也有三角眼杏核眼的区别。。。”
    蒙如玲最得意的绘画作品,是给爸爸妈妈画的头像。她是一个四代书香之家的幺女,父亲睦公早年是广西和海南知名的商人和慈善家,像不少同龄人一样,他的晚年际遇坎坷,头像也在“扫四旧”中丢失。学画之后,蒙如玲根据父母40多岁时的照片精心画成了头像,万里迢迢带回家挂在祖屋的墙上,家里人都夸说画得很像,乐得她常说:“没想到我的业余爱好也为家里作了贡献!”其实她对家乡的贡献岂止是业余爱好?到2006年为止,她少年时的母校海口一中已经有12名优秀学子和4名优秀教师获得了“蒙如玲科学基金”奖,今后8年里,还将有更多的学子亲身领受她对家乡的寸草之心。最近她又联系了周围的教授和朋友,为海南师范学院捐赠了几百本美国出版的英文文化艺术书籍。
    当听到美国华文书刊要采访她的事迹的消息时,她笑问,是否要写“大事件中的小人物”?这位被国人誉为从海南椰子园里走出来的唯一的华裔女科学家,20多年来科研硕果累累, 成为世界瞩目的超导材料学者,被美国科学信息研究所(ISI)从50万名科学家中评选为1981-1997十五年内论文被引用次数最高的1000名科学家之一,还曾应国内国际十几个科研机构和大学之邀前去开会讲学,这些在外人看来实属巨大的成就,岂是她自己用“小人物”一词可以概括得了的?

2.“起跑线”上的承诺
    时光倒流到28年前的金秋时节,美国休斯敦市西南郊糖城湖边一所花园洋房,大厅里灯火辉煌宾客如云,金发碧眼雍容华贵的夫人们,伴着西装革履风度翩翩的先生们,手持盛满红葡萄酒的高脚杯款款而行,频频和对面相遇的客人交换着问候,这是美国休斯敦大学物理系X教授招待同事和朋友们的新学年“派对”。在今天的晚会上,一位身着黄色绣花上衣留着短发的华裔女性,给所有宾客带来了不小的新鲜感,她就是物理系华裔教授朱经武的客人,休斯敦大学有史以来接待的第一位从新中国来的访问学者蒙如玲。冻结在美中之间将近30年的政治坚冰刚解冻不久,许多美国人对她的到访充满了好奇心和神秘感,都想亲自结识一下这位来自熟悉而又陌生国度的学者。
    蒙如玲忙着与经过面前的人们一一握手,用生硬的英文简短地回答着人们的致意: “很高兴见到您”,“谢谢”。。。。有的人紧紧地握一下她的手,说“欢迎您到我们学校来,我们以后有机会再聚聚”,言谈中透着诚恳和对中国古老文明的欣赏,有的人带着审视的目光,轻轻地碰一下她的指尖打个招呼,就眼皮不抬地转向它方;还有一位教授夫人轻轻摇着她的手,嘴里提出连珠炮般的问题,却最终带着不无遗憾的表情离去:毕竟用英文进行这样复杂的交流,对蒙如玲而言还是太勉为其难了!
    这些各异的目光和言谈,不由得使蒙如玲联想起来美国这短短几天的体验,既有友情和期望,也有误解和冷遇:在国际学生办公室里,人家耐心地向她解释学校的规则,而她却只能抓住几个不连续的单词,只得用点头或摇头来回答;不得已把求助的目光转向陪同而来的朱经武,他反怪她说话时眼睛不看对方是不够礼貌,显然对她听说英文的能力估计过高;前几天去看和人分租的房子,在察看三人合用的衣壁橱时,那本来是同宗同源的老租客,却向她展示挂满了漂亮衣裙的衣橱,用轻慢的口气说:“没地方了,你的东西嘛就不能挂在里面了”。还有,不几天前刚结识的新朋友,一位来自台湾的教授夫人,专门带她去买可以参加集会穿的新衣服:“你的风度还是蛮不错的,可惜那一身衣服实在是太土气了。”这些都深深地刺激了一贯要强的蒙如玲:一个堂堂的中科院的研究员,怎么到这里就像舌头短了一截,脑筋慢了半拍,身份低了两级似的?
    不知主人在那里讲了什么风趣的话,大厅里响起一片笑声,可是蒙如玲笑不出来,她还在品味朋友的评价:“实在是太土气了!”也许这正是当时中国科学家们的真实写照:被外界隔绝了17年,又在文革的淫雨泥泞中跋涉了10多年,他们猛然发现眼前的天变得那么晴朗,但通向世界的道路又是那么曲折莫测,就在不久前,他们还握着锄头榔头和黄土铁块打交道,今天,就要和已经登上过月球的世界村公民们,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出发了,这不能不使蒙如玲心潮起伏。别的不说,就说英语吧,中学学俄语的她,只经过了不到2个月的英语口语训练就来了,不但来了,她还将要在这里向全世界证明,中国科学家那“土气”外表下面,是无穷的智慧和创造力,这是一个多么大的挑战啊!看看周围这些物质条件优越,按部就班生活了半辈子的老美们吧,他们怎么能想像得出,这距离和挑战之间如此巨大的反差呢!
    不错,在整个大厅里,当时大概谁都没有料到,眼前这个朴素的中国女学者,日后能成为高温超导体的共同发现者,也许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两个月前访问中国时,邀请蒙如玲前来加盟超导研究小组的朱经武教授。1979年夏天,朱经武成为中国文革后美籍华人科学家访问中国大陆的第一人,他访问的目的主要是中科院物理所低温高压组,当时中国的科研还是百废待兴,研究水平和美国差别究竟有多大,几乎还是一个悬念,为什么他在第一次访问物理所时,就会邀请搞材料的蒙如玲来美国参加他的团队呢?
    原来,在访问物理所时,朱经武了解到,蒙如玲原在矿冶研究所从事超导材料合成,调到物理所后主要是研究超导薄膜。在“文革”浩劫的余波里,搞薄膜实验室毫无例外也得白手起家,比如实验室主要的真空溅射系统,就是她到处查访,终于从科仪厂要来的闲置设备,拉回来以后,又自己挖一个一平方米大的深洞埋地线,自己把系统组装起来。。。。。。这正是朱经武所需要的创造性和动手能力,他请她到美国来的目的,就是要创建一个材料实验室,把物理和材料研究绑在一起。
    朱经武在UC Santa Barbara的导师是一位优秀的物理学家,也是一位优秀的材料学家,这位导师临终时说,在寻求新超导材料的过程中,化学元素周期表上所有的元素他都几乎无一遗漏地尝试过了。朱经武的远见卓识就在于他秉承师传,不仅自己对材料研究十分内行,而且在实验研究起步时,就邀专攻材料的人加入团队,正像蒙如玲后来谈到:“朱经武学术上的过人之处,是他很早明确地意识到了搞低温超导研究离不开超导材料的研究。到美国后,他多次和我谈到这一点,在当时美国大多数超导实验室多没有专门的材料实验室的情况下,他就在竞争中相对抢占了先机。经过这么多年的合作,我越来越体会到,正是他的这个大思路,使他能在短短十几年内,创出自己的一片天空,把我们这个美国三流大学里名不见经传,只有七八个人的超导研究小组,变成为一个领先世界水平,有200多名员工的德州超导中心。”

3. 六个“世界第一”
    世界闻名的德州超导中心,设在休斯敦城区东南休大校园的自然科学中心里,那是一幢颇引人注目的砖红色大楼,墙面上装饰着四个巨大的深红色靶心, 1987年朱经武小组出名后,由州政府资助了近三千万美元建造了这座大楼,因此大楼从一层楼到四层楼都是德州超导中心的实验室和办公室。穿行在材料实验室和库房中大大小小的仪器设备之间,可以看出超导中心近年来添置了不少先进设备,可其中也有几位“老寿星”的样子十分引人注目,似乎在向人们诉说,1979年蒙如玲刚到来时,材料实验室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
    蒙如玲常说:“在国内我们常讲自力更生,实际上这句话,我是在朱经武这里才真正使用和体会了。”到休大的第二天是九月的末一个星期天,蒙如玲跟着朱经武到学校里的低温实验室去,一进门就看到,他的研究生和工作人员都在实验室里上班,有他当时的学生吴茂昆和几个华裔研究生,还一个美国学生和一个美国博士后。 当时低温实验室只是搞低温测量的,占了两间实验室中的一间,另一间就算材料实验室,诺大的房间里,只有一台连控温器都没有马弗炉,孤零零地站在角落上,蒙如玲马上清楚了自己身上的使命:“这就是我们材料研究室的起点。”
    要搞材料,当务之急是建立一套做薄膜的真空系统,实验室没有钱买新的,两个研究生开着旧汽车带着蒙如玲,顶着中午的烈日出去“淘宝”。美国政府所属的各个报废器材仓库,都洒下了他们咸涩的的汗水,休斯敦市各种五金器材店,都留下了他们不知疲倦的足迹,待“秋老虎”余威散尽时,实验台上站立起一套完整的真空系统:真空罩是外面买来的旧罩,管和支架是自己装的。系统的扩散泵开始运行了,可“东拼西凑”的系统总达不到高级真空,到底是那里漏了呢?没有检漏仪,蒙如玲想起国内的“土法上马”,用一根手指头蘸着真空封泥到处堵,居然很快找到了泄漏点。讲到这里她边比划边笑道:“算我运气好,直到今天,实验室的技工还会跟我开玩笑,用一个指头比比划划地学我用真空封泥检漏的动作。”
    转眼到了1979年的圣诞节假期,停车场和教学区人走楼空,但蒙如玲那天一大早就到了实验室,因为旧机械泵通往真空罩的管子出现了一个裂缝。正当她蹲在地下用焊枪焊接管道时,朱经武突然推门进来了,他站在那里才看了几分钟手就发痒了,跟蒙如玲说要“演示一下”,他用一个煤气加热枪先把焊口均匀预热,然后把焊口焊得十分平滑。蒙如玲欣赏朱经武动手能力强也喜欢自己动手的特点,她认为这一点上两个人很有共同之处。就这样前后不到两个月,一套可以同时用溅射和蒸发法作薄膜,也可以直接拉单晶的三用真空系统就建成投入使用了。
    材料室制作块材需要一台电弧炉,自然也买不起。于是朱经武从贝尔实验室拿来了一幅不完全的图纸。讲到这里蒙如玲不无幽默地眨了眨眼:“因为他在那里工作过,每次去访问都不会空着手回来。”接过这张图纸,蒙如玲根据自己实验的需要来修改设计,每个部件设计好就拿到楼下的车间去加工,为了节省经费,她还得因陋就简,比如电弧炉炉体下面的垫子,竟是用木头钉的三只脚撑起来的,如今,这位实验室“老寿星”的腿脚仍健!蒙如玲像夸奖小孩子似的拍拍它说:“这个home-made电弧炉已经使用27年了,到今天还在超期服役呢。”
    材料研究室终于正常运转了,从此,研究生们做课题就用上了自己实验室制作的超导材料。正如朱经武所预期的那样,它使低温实验室如虎添翼,大大缩短了实验的周期。有道是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以前朱经武为了说服人家研制一个他所需要的实验材料,不知要费多少口舌和时间,等两三个礼拜的有之,等两三个月的也不少见,而且人家有的材料,凭什么就一定让给你作实验?现在不同了,他对何种材料有兴趣,只消约蒙如玲利用一起吃中饭的时间讨论讨论,蒙如玲就能向实验室提供什么材料!
    就是这个从无到有自力更生创建的实验室,在1986-1987年那场超导“奥林匹克”世纪大赛中,不但在世界上第一个重复了IBM科学家的结果, 还曾向美国十几个同行实验室提供过最新的超导材料。此后近二十年里,蒙如玲又用它创造了五个世界第一:1990年制备出第一根织构定向生长的高温超导体钇钡铜氧块材,1991年第一个生长出无缺陷的炭60(C60)单晶,1993年第一个发现了具有目前最高超导转变温度的汞系超导体的生长机制和制备方法,1996年制备出第一块汞系超导体带材,1998年第一次以金属镍基带取代了昂贵的银基带,制备了铋系超导体带材。事实证明了她自己常说的一个道理:“你要在研究工作中创新,就一定要根据自己实验的设计需要来自己组装设备,反之,用买来现成的仪器,你就只能重复人家能做和已经做过的现成结果。”

4.冲击98K的日子
    1984年,已经回到中科院物理所近两年的蒙如玲,再一次应朱经武之邀来到休大超导研究小组,当时正值世界超导研究的低潮,因为实验室的经费紧张,朱经武建立了一个磁性材料中心,生产些伽马F2O3之类的磁性记忆材料,来养活超导研究。从1973年到1984这十多年间,人们发现的超导材料主要是金属间化合物和合金系列,只发现过两个氧化物超导体,国际上只有三家实验室在研究氧化物的超导材料,一家是贝尔实验室,一家是日本的实验室,再就是朱经武的实验室。如果说79-81那两年蒙如玲的主要力量是放在创建新实验室上,那么这次正值超导“奥林匹克”世纪大赛的酝酿阶段,她必须在研究氧化物的超导材料上找寻新的突破口。
    1986年11月的一个星期五晚上,蒙如玲收到国内的同行赵仲贤教授寄来的一封信,打开一看,一行大字一下子跳入她的眼帘:镧钡氧化物系列可能高温超导!她连忙仔细读赵教授的信:“这见于IBM的瑞士科学家缪勒和贝德诺兹的文章,文章发表在名不见经传的小杂志上,估计是对这个结果还不是特别肯定,可是我不怀疑有这个可能性”!
    蒙如玲马上拿起电话打给还在实验室里加班的研究生高理,要他在学校图书馆里查到赵教授提到的这篇文章并复印几份,放到朱经武办公室桌子最显眼的地方。当时,朱经武应美国国家基金会之邀,去担任为期一年的管理工作,每周一到五在位于华盛顿的基金委办公室工作,星期六和日飞回休斯敦继续领导超导小组的研究。第二天星期六清晨8点,蒙如玲来到实验室一见到朱经武,他就递过一摞纸说:“我还找到了两篇同它类似的文章,都是说镧钡氧化物系列的!”
    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蒙如玲至今还很兴奋:“寻找高温超导体,一直是我们的梦想,记得朱经武曾经跟我开玩笑说,如果有一天我们找到了液氮温区(>77K)的超导体,我们就可以放心退休了!为了实现这个梦想,我们坚守一个原则:宁可失败一千次,也不能放过一次机会“”。于是他们当即决定要证实镧钡氧化物系列的超导性。
    做镧钡氧化物需要管状炉,现买现造都等不及了,蒙如玲向楼道对面教授的实验室借了一台温控装置已经很老旧的管状炉,很快把样品做出来了。研究生高理马上把材料拿去切了10片,到实验室去测试。他装上去的第一片材料就超导,达到了35K!但是另外9片都不超导。蒙如玲暗中庆幸第一片材料就超导,试想假如第一片第二片。。。材料都不超导的话,高理还会不会一直坚持测到第十片呢?这件事以后,实验室里的人都说高理不但心灵手巧,而且还是个福星!
    由于所用的熔化炉是石英质(硅质)的内壁,镧和石英在高温下反应的很厉害,样品受到硅的污染,蒙如玲想,如果反应在高温下稳定的白金腔内进行,制成的样品就会更纯净。可是没有经费,到哪里去找价格昂贵的白金?于是她去求朱教授在LOSALMOS 实验室的同行,借到一片1平方厘米的白金片,还不够怎么办?又找到了已经毕业在阿拉巴马大学搞超导研究的吴茂昆,吴当即同意再借一片,这样就解决了石英和超导材料反应造成的污染问题。紧接着的那几个月里,急需测试样品的电话信件源源不断地从美国各地飞来,材料实验室每天至少要制备几十个样品,才能满足本室和美国许多同行实验室的需要,蒙如玲请了几个化学系的学生来当助手,还是忙得吃饭下班睡觉都没了准点儿。但是每天有一件事情却是雷打不动的,那就是中午12点正的电话铃声,远在华盛顿的朱经武给她挂来电话,了解实验的进展情况,讨论下一步的实验计划。
    如世人所知,这以后发生的故事成为世界媒体的热点,从各个角度,各个方面的论文报道有几百上千篇,甚至还有专门的科研论文,以每小时和每天为时间尺度,来评论世界上各个实验室和各人的贡献和成就,功过和是非。后来蒙如玲碰上些许小麻烦,或许也多多少少与这些故事有关,比如,那位特别关心她与国内同行信件往来的神秘访客,和那次没有丢失任何贵重财物的“入室盗窃”案,当然这些都已经远远超出这篇小文的使命了。

5.超导研究小组“众生相”
    回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那场超导大比拼的成就,蒙如玲认为:“任何一个学科的大成就,都不可能是一两个人的努力造就的,而是靠领军人的远见和团队协作的力量。”自从87年2月15日美国国家基金宣布朱经武等发现了临界温度为98K的超导体之后,朱经武的个人魅力和勤奋精神,就成为当时休斯敦华文媒体的热点,他的名字几乎是家喻户晓,然而在媒体的光环之外,还有许多“名不见经传”的的炎黄子孙,默默地做出了重要贡献。
    谈到他们,蒙如玲动情地说:“就说我身边的事吧,1986年底我们研究组的七人团队里,就有五个华人,在参与冲击98K 的实验过程中,大家几乎没有上班下班,周日周末的概念,我永远也忘不了那每周七天,每天十几个小时,我们大家共同攻关并分享成果和创见的日日夜夜!”
    生性耿直做事执著的研究生何北恒来自台湾,1986年冲击98K 时已经完成了学业将要毕业,因为朱经武要去华盛顿科学基金会工作,因此他留校代理了一段科研组负责人,不仅组织着实验室一班人夜以继日地工作,还提出了用其它稀土元素取代镧制造超导材料的新思路。何北恒要想做成件事,九条牛也拉不回来。1986年前实验室都是用X-Y记录仪来记录测试结果,每次实验都打出厚厚一摞纸的曲线结果来,在整个测试过程中测试人员一直得站在那里工作,最多长达十六小时,大家对此都习以为常,朱经武也对他提出的用电子计算机来记录测试资料的主意没有特别注意,但是他仍然不放弃自己的想法,并暗暗地开始行动。有一天早上,朱经武来到实验室,照例去翻阅那一厚摞打印记录时,却发现看不到实验资料了,他奇怪是怎么回事?何北恒拉他到计算机显示屏前,才发现原来所有的结果都已经载入计算机,就这样,他在实验室里首创用计算机记录试验结果,从此不但结束了实验人员一连多少小时“站台”的历史,还大大简化了从资料整理到论文发表过程中的工作量。
    实验室里第二个重要人物就是“福星”高理,这个带着巴山蜀水灵气的少年天才,才20岁就已经是二年级的研究生了。个子不高的他不但功课好,实验技能也十分出众,他曾创造了一天测16个样品的实验室最高纪录,又快又准,到现在快20年了,还没有人能打破他的纪录,他也因此被朱经武树立为研究生们的榜样。他提笔写得一手好字,登台唱得一口好戏,是他那个年龄层学生中少见的全才。休斯敦专协的老会员们,大都记得当年那个年轻的“小四川”理事, 记得他为专协年会书写大字横幅时的专注神气,和他在联欢会上一展歌喉时的潇洒风采。高理完成了学位后,到美国的一个大石油技术公司里任职至今。
    再一个就是来自北京大学,年青聪明思路敏锐的农家子弟王志军,黄土地上的岁月赋予他勤奋朴实的品格,未名湖畔的苦读给了他坚实的物理学基础,在冲击97K的日子里,他废寝忘食担当了大量的测试工作。身在异乡远离亲人的王志军,把蒙如玲当成家里的长辈一样尊重,除了讨论科研业务外,在待人处世方面有心事和难题,也都要请蒙如玲出谋划策。可惜天妒奇才,他毕业后在德州仪器公司工作不久,就英年早逝了。蒙如玲和她的同事们驱车几百里,赶到达拉斯去帮助他料理身后事。她说:“我们都常常念起王志军,怀念他在发现高温超导体的过程中所作出的贡献。”
    那第四个中国人,就是从上海冶金研究所来的资深磁性材料研究员王亚旗,王亚旗在1986年底来到朱经武研究小组建立磁天平,这个任务完成时,正值实验室发现了新高温超导体,他马上就投入研制镧化合物系列的工作。据蒙如玲讲,当时制成的镧化合物系统,超导起始转变温度虽然可以高达91度,但转变温区较宽,不很理想。这种现象主要是由于钡原子的半径与镧十分接近,在样品制备过程中钡原子往往会取代镧而造成的。怎么办呢?别看王亚旗平素言语不多,却满脑子都是“材料经”,他日夜琢磨,很快就改进了样品的制备过程,不但把镧化合物超导起始转变温度进一步提高到98K,转变温区也更窄了。蒙如玲说到这里时叹道:“他作出了这么明显的贡献,只可惜他那篇文章拖了一段时间没有能发出去,因此才让日本人的实验室抢去了头功”。
    一个个“小人物”的故事从蒙如玲口里如行云流水般涌出,让我们看到,86-87 年间那一场世界超导“奥林匹克”,实际上是一场前赴后继的接力大赛,正是由于数不胜数的 “小人物”,把接力棒准确无误地一站站传递了下去,才造就了终点线附近冲刺者们的辉煌,“大事件”也才能发生得那么迅猛和壮观。自称“大事件”中的“小人物”的蒙如玲,实际上也是这些 “超导精英”中一位当之无愧的领军人, 她和自己的同胞一起,以超人的毅力和勤奋,以“六个第一”的累累硕果,为20世纪的地球,划上了一个巨大的惊叹号。


2006年10月12日于美国休斯敦,
2006年11月26日改于中国上海


    走进德州超导中心二楼蒙如玲的办公室,只见墙上的黑板上写满了各种化学符号和记事,桌子上的电脑边排着一摞摞的文献,电脑屏幕上显示着正在修改的论文。蒙如玲就是在这里完成了250多篇英文科研论文和十几个科研开题报告的,有谁能想到, 1979年刚来美国的头三个月里,就连学生作口头课题报告,她还不能用英文提问呢。在不惑之年开始用第二外语作为工作语言,并在英语世界的国际知名科学杂志中崭露头角,这当中隐含着她多么巨大的毅力和付出呀。


 


  ©, 2006 Chinese Times of Houston USA    美国休斯敦华夏时报版权所有
 
Web site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Honrick, LL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