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Home 本报介绍 About Us 工商黄页 Yellow Pages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7001 Corporate Dr. Suite 305A, 
Houston, TX 77036 
Tel: (713) 776-0678 Fax: (713) 776-0686 Email: editor@chinesetimes.us ISSN: 1557-9557 
 

《海外华人妇女》

从华尔街走来的财务规划师

茹月(美国新泽西)

    似乎与缪玉玺有缘,2001年她做香港协会华研基金的主席,第一次见到,就感觉她身上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爽快干练。心下里就认定了,她一定在大公司里做主管。可是一问,她说在做自己的生意,American Express(AmeriPrise)的注册财务规划师。在新州的华人圈子里,做理财的好像不少,大多数都在报纸上打广告,很少有缪玉玺这样不声不响地做生意。今年香港协会年会,她请我参加。做理事会顾问的她,在会上做总结报告。她看起来胖胖地并不出众,可在讲台上那么一站,竟好像变了个人一样,话语幽默,英文标准,报告内容翔实清晰,标准的美国大公司主管风度。她的幻灯片做得也非常专业,让我这个也在美国公司做事的人佩服得五体投地。当下便决定,有时间要写一写这个与众不同的缪玉玺。

她真的是一个曾经驰骋金融沙场的女强人

    约她的时间不凑巧,正下着急雨。她打来电话说,正在路上,雨大可能会迟到一小会儿。走进虹城餐馆的时候,她头发上还落着雨珠。

    “知道吗?我是温州人,在香港长大。先上了香港大学,后来在纽约的Pace学院读了公共会计和金融硕士。其实来新州以前,我是在华尔街做事的。”似乎漫不经心地,我们从温州人会经商,扯到了她那曾经辉煌的经历。当时的我一点也不知道,坐在我面前的她,曾经是当年华尔街的第一个亚裔女性外汇交易员。80 年代,华尔街的国际外汇交易,几乎没有少数族裔的女性,更很少让一个没有拿到常青藤名校学位的人进入这样一个关键性的岗位。

   “那怎么会是你呢?”

    “我真是运气好。第一份工作是在华尔街的信孚银行作财会。很快地升到了经理的位置上。如果只是一个财会经理,我的生活就不是今天这个样子了。记得我被任命为银行主管的第一次鸡尾酒会上,银行的总裁Charles Sanford先生走过来与我聊天。临走的时候,他对我说:‘我知道你的财务做得很好,如果你愿意留在这里,我让你去国际投资部。’这个机遇改变了我的一生。”

    缪玉玺平静地叙述着,令人羡慕的经历,在她这里却像聊家常一样波澜不惊。

    从那个幸运的鸡尾酒会开始,缪玉玺进入了真正的华尔街沙场。一九八九年,已经是信孚银行副总裁的缪玉玺,转入西班牙最大的银行BancoSantander在美国的分行做Treasurer,这是一个关键性的岗位。在那里,她表现出色,当她的老板调入西班牙银行总部时,她被派到伦敦分行负责那里的业务。当时的她只有33岁。
    回忆起那时的工作,缪玉玺不无感叹:“我们每天经手的国际金融和债卷投资资金额在几千万到几十千万之间。研究了很多资料以后,根据经验作出了判断。却不一定能够成功。我最高兴的时候是投资成功了,那时的我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人,跟办公室的人一起击掌祝贺。心里觉得自己很聪明,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可也有很多时候,突发事件发生了,让自己多年的分析在分秒之间一下子倒下来。这个时候就觉得自己很笨,应该改行了。”

    面对着这样大的压力,缪玉玺凭着刻苦的努力,严谨的作风,领导伦敦分行成为BancoSantander在全球盈利最高的分行。年底,她到西班牙总部去汇报。银行总裁,西班牙当时最富有的亿万富翁,在宴会里,从几千人中认出她来,高叫:‘Shelley, the Chinese lady请过来’。这一声招呼,让她明白了,不管她怎样努力地融入主流,在别人眼里,她永远是个中国人。

在事业与家庭之间

    事业一帆风顺的缪玉玺,体味着人生搏击的乐趣,也咀嚼着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事业和家庭两者无法兼得的痛苦。作为一个国际金融专家,她的工作需要经常出差到世界各国,并长时间在日本,韩国等国家工作。尽管所到之处都享受着最好的招待,但每天24小时的工作重担,占去了几乎她所有的个人时间。直到33岁时,她才与在普林斯顿大学能源研究所的核子工程师刘森烈博士结婚。那时正是她事业的顶点。很快地,她有了孩子。为了家庭,她决定回到纽约工作。回到纽约没有了自己独立的一片天地,在事业上不能不说是个损失。但缪玉玺不后悔:

    “在英国的时候,下属们认为,我的工作作风很美国化。起初,他们甚至有些怕我,不知道凭什么,这个只有30多岁的年轻女人会成为他们的老板。猜想我背后的靠山。后来他们知道,我是凭着自己的实力升上来的。确实,我的性格直率,衣着西化,看起来很像个美国人。但是在内心里我很东方,在人际关系和价值观上都很传统。当我有了孩子以后,家庭就成为了我的首选。为了和家人在一起,我向总部提出申请回到了美国。”

    回到美国两年以后。看着只有两岁的儿子,和工作繁忙的先生,缪玉玺知道自己无法在纽约和新州之间穿梭,在干事业的同时照顾家庭了。她必须在两者之间做一个选择。她选择了家庭。1995年,她辞去工作,成为家庭主妇。认定了要做一个百分之百的妈妈和妻子。

    对于一个成功的职业妇女,为了丈夫和孩子放弃自己的事业,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做得到的。而缪玉玺却放弃得彻底,今天几乎没有人知道,她曾经是华尔街上成功的亚裔女性。

    “今天,我少了别人的认可,却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我在那个最令人羡慕的行业里摸爬滚打了二十一年。别人想要的东西我领教过了。但是越到后来越觉得,那里不是我终身的选择。那是一个适合年轻人的行业。充满了挑战和机遇。但那里不适合有了家庭和孩子的女人。我既然在公司里替别人投资做得不错,不是也可以回到家里为自己做投资吗?就这样,等孩子大了一点,我开始了个人的事业。成为AmeriPrise的财务规划师。为自己理财,也帮助别人理财。”

在帮助别人时获得乐趣

    “成为AmeriPrise的财务规划师,怎么就能帮助别人呢?帮助别人与赚钱是不是有矛盾?”我并不太清楚财务规划师的作用。在我的印象里,财务规划师是一个职业,以赚取客户的佣金和服务费为目的。至于帮助顾客,并不一定是生意人首要的考虑。

    “这是一个很合理的问题,要成为一个优秀的财务规划师,投资经验丰富当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要照顾到客户的整体财务情况和风险忍受能力,还要兼顾税务退休和遗产的计划。在衡量某一类投资是否适合,客户能否受益时,佣金多少并不是我的重点,因为我过去的积蓄足以保证现在有一个稳定的生活。做财务规划师对我而言是一份事业,而不是一份职业。帮助别人理财,也是在继续我在投资方面的专业。我可以流利地说国语,粤语,和温州话。这样就可以帮助各种背景的人。咨询过后,看到客户原来紧绷的脸,充满了笑容,是我最大的享受。”

    缪玉玺以精明,勤奋的工作方式,在财务规划师这个职业里已经做满了十年。她帮助许多客人走出财务困境,在总部的记录里,她的客户满意程度最好。她的理想是用优质的服务,创造一个令自己感到骄傲的新事业。

    “我喜欢挑战。现在我是为自己做,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付出了辛苦,就知道会有收获。这和我在金融界做投资不一样。那时很多要靠机遇,不管付出多少辛苦,也无法控制结果,一个突发事件,就可以让所有的辛苦付之东流。现在的事业更适合我的性格。”

    那么“华研基金呢?你为什么积极参与创办香港协会的华研基金会?”我认识缪玉玺的就是从申请华研基金开始的。在新州众多的基金会中,每年把募集的捐款直接用于资助华人社区活动的基金会可谓凤毛麟角。而华研基金已经连续六年资助新州的中文学校,华人刊物,华人文学和文化团体。今年十月29日,基金会又将举办大型募捐晚会,那将是新州华人今年最大的慈善活动之一。

“我曾任华研基金的第二任主席,现在还是基金会的顾问。因为金融是我的专业,对各种金融的规则和制度比较熟悉,因此在建立基金和基金运作方面做起来比较得心应手。香港协会决定成立华研基金会的时候,就请我参与了进来。”

    “我办基金会,也许有家族传统吧?我父亲是纽约温州同乡会的元老。在他去世的时候,我母亲用他的部分遗产建立了同乡会的奖学金。她这样做是因为看到那时刚刚移民到美国的温州同乡,很多孩子有天分,却因为经济困难不能上学。这个奖学金目前已经发放了13年。每年发放四,五千元资助温州同乡的子女在美国上学。我现在还是这个基金的审评理事。我愿意看到更多的慈善事业在美国的华人社团里出现。”

    采访缪玉玺结束了,在回家的路上,我仍然在想着缪玉玺,这个有着令人骄傲的经历,性格直爽,做事干练,热心社区活动,却不事张扬的新州人。在她的身上,我看到了很多令人敬佩的性格。
 


  ©, 2006 Chinese Times of Houston USA    美国休斯敦华夏时报版权所有
 
Web site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Honrick, LL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