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Home 本报介绍 About Us 工商黄页 Yellow Pages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7001 Corporate Dr. Suite 305A, 
Houston, TX 77036 
Tel: (713) 776-0678 Fax: (713) 776-0686 Email: editor@chinesetimes.us ISSN: 1557-9557 
 

《海外华人妇女》

舞台的梦想

茹月/采访 (美国新泽西)

    刘妍对于新州人来说并不陌生,她的歌声令人印象深刻,难以忘怀。听了她的歌,就会自然而然地记住她。我与她相识好几年了,大多数是在某一个聚会里,并没有很深地交谈过。上个星期,华人庆祝中国国庆的活动里,听到了她的歌声,我又一次被俘虏了,那歌就像是她心中的泉,纯纯地,跳跃着,从心里流出来。这样的歌声是有魔力的。我沉浸在刘妍的歌声里,忘记了身边的一切,竟然小声地一起唱了起来。会后,我和她约定,写写她的歌声。

    在爱迪生的一家中餐馆里,我见到了身穿绿色便装的刘妍。

    小歌星,在玫瑰色的梦中长大

    “我从小就喜欢唱歌。”她随意化了淡妆,不大的眼睛笑眯眯地看着我,很开心的样子。“四五岁的时候,我就喜欢表演,那时候有很多文革宣传队,我整天跟着他们跑,看他们跳舞和唱歌。回到家里就模仿。一个人关在屋子里,对着镜子练习笑。记得有一次,我在大门口兴致勃勃地又唱又跳,引来了很大的一群人围观。我看到那么多人看我,一点都不害怕,反而更起劲了。”

    后来,刘妍进入了著名的南京小红花艺术团。成为南京人很喜欢的小歌星。回忆那个时候,刘妍的眼睛里闪烁着兴奋:“我的童年和中学,是最幸福的时光。我那时很爱笑。中学的老师现在还说,他们印象最深的,就是我一进校门,就会听到我的笑声。那时的我真单纯,什么都不懂。大家都喜欢我,我也喜欢学校和老师。”

    刘妍的妈妈是个歌迷,她经常带着小刘妍去看各种歌舞演出,也会在家里唱样板戏和现代歌曲。刘妍的唱歌天赋就是从妈妈那里继承的。上中学的时候,刘妍已经是南京第九中学文艺演出队的压台歌手了。第九中学演出队,是中国霹雳舞第一人陶金成长的地方。聚集着南京最好的艺术小天才。而刘妍是那时队里的台柱子。在高中一年级的时候,她获得的了南京声乐比赛第一名。她现在还记得,那一年国庆节的游园演出中,她演唱了郭兰英的歌《绣金匾》,台下的观众热情极了,那是整个游园活动里最吸引人的节目。

    有着一付金嗓子的刘妍,似乎注定了要成为一个歌唱家。生性好动,个头又很高的她,也很喜欢打篮球。妈妈怕家里这个最小的女儿累坏了,让她在两个爱好之间作一个选择。刘妍选择了唱歌。今天回忆自己为什么舍弃了篮球时,刘妍说:“我们家那时有三个大女孩儿,妈妈说,粮食不够吃,我如果打篮球的话,要吃很多饭。”

    我听到这个理由不由得笑了起来,这么一个简单的理由,让刘妍放弃了自己对体育的爱好。这也许说明了刘妍更喜欢的是唱歌。

    妈妈为刘妍在南京艺术学院找了一个声乐老师,私人补习。一年半以后,面临高考了,刘妍报考了中国音乐学院,这对于小刘妍来说,是实现梦想的第一步。妈妈问她:“如果考不上音乐学院怎么办?”刘妍的回答没有任何犹豫:“如果考不上,我就吃壮一点,去拉板车!”

    刘妍以第一名的成绩同时被南京艺术学院和中国音乐学院录取。她高兴极了,玫瑰色的梦实现了。她要到首都北京,中国最好的音乐学院学习唱歌。单纯的她,那时从没有想过,北京之行并不全是玫瑰和鲜花。更多的是离开母亲呵护后的艰辛。

未能实现的舞台梦想

    中国音乐学院,是国家级的音乐人才培养中心。中国第一个“茶花女”张权,和著名民歌歌唱家刘崇华是刘妍的指导老师。刘妍在这里认真学习,她出色的音色和勤奋的努力获得了老师们的喜爱。在音乐学院的五年里,每一年她都以优异成绩获得学校的奖学金。可是这并不意味着成功。

    刘妍的声音得天独厚,纯粹而明亮。即使在音乐学院的学生里,也是难得的好条件。单纯的她,整天生活在快乐里。笑声又充满了校园。可是后来,她却不敢笑了,怕被别人指责为轻浮。本来天真可爱,有着圆圆脸,小眼睛的她,也被说成是不漂亮,不适合在台上演出。现在回忆起学校的生活,她平静地说:“那时我对自己常说的一句话是:我不怕我丑,心灵美就行了。”心灵单纯,美好的刘妍,在毕业的时候,没有能够进入专业的演出团。而是以优异的成绩被分配到了中央戏剧学院,教授声乐。中央戏剧学院,是中国培养优秀表演人才的摇篮。国际巨星巩俐和章子怡都毕业于这所学院。

    “其实我是很适合舞台的,那里才是我应当去的地方。”刘妍以平静的口气述说遗憾。她说自己太单纯了,什么都不懂,不知道演艺界人事关系的复杂。而她的对手却不惜使用任何手段。

    我听过刘妍的演唱,她确实是一个出色的演员。性格开朗的她,很会与台下的观众交流。更与众不同的是,她热爱唱歌,会用心去感受作曲家写作时的激情。谈到演唱,她说:“唱歌不只是技术,还有情感,就像是说话,同样的语言,不同的人说出来,给人的感受会很不一样。我每次唱歌,都有新鲜感。即使是同样的歌,演唱的时候,也是新的刺激。每一次都力求把自己的理解和感情放进歌里,去表现歌曲的层次和每一次细小的突变和起伏。记得我到新州的第一年,参加卡拉OK大赛。在练习的时候,我力图找到邓丽君歌曲里一个小小的尾音。练到了半夜两点。终于找到了。我兴奋极了,大声地叫醒正在熟睡的丈夫。告诉他,我找到感觉了。我很喜欢“太阳岛上”那首歌。第一次听到郑绪岚唱这首歌,就懂了那里面的情绪。后来我唱这首歌给郑绪岚听,她说我唱得才真有些像她的味道。“

     在音乐学院的5年,留给刘妍的不全是玫瑰,却让她认识了现在的丈夫,她的同学,谢元。提起谢元,刘妍开心地笑着说:“我喜欢北京男生,他们给我的感觉就是爽和酷。我遇到烦心的事了,谢元一句,没事儿,让我一下子就很舒服。他从来不会啰里啰唆的。我在北京孤身一人,而他给我的感觉就像家里人一样。在大学里,谢元喜欢踢球,每次踢球去的时候,他会跟我说:‘我去踢球了,给我打瓶热水。’就这样,我给他打了五年热水。”后来我们就结婚了。

来到美国,为了舞台的梦想

    1988年,谢元决定来美国深造。刘妍与他一起到美国迈阿密大学音乐学院攻读硕士学位。他们的导师是著名的巴芬顿教授。

    “在迈阿密的学习是我在专业上的第三次飞跃。”刘妍说。“美国的发声方法很科学,学会了这种发音方法很快就解决了高音问题,声区没有障碍了,再加上气息的运用,作品很快就出来了。”

    怀着到大都会演唱歌剧的梦想,刘妍和谢元刻苦学习,他们的天分获得了老师的很高评价。为了实现梦想,谢元决定辞去在迈阿密社区大学的教职,到著名的依斯罗音乐学院进修。离开迈阿密的时候,巴芬顿老师对刘妍难舍难分。两人抱头痛哭。也许老师知道,摆在刘妍夫妇面前的将是一条艰难的生活之路。

    1994年,刘妍和谢元来到新泽西。他们计划从这里走向毗邻的纽约大都会。然而,通向歌剧的路却超出了他们的财力。

    “到大都会去唱歌,首先要花钱做Audition,还要请教练专心练歌。”刘妍无奈地说。“我们没有钱,就像老师说的,是两个Poor Musician。我们为了生计做工,挣的钱刚刚够养活自己。根本谈不上为事业投资。唱歌是语言的艺术,而我们两个从中国大陆来,说的却不是主流语言。这就让我们遇到了更大的困难。”

    “很多我的同学在美国都转行了,只有我们两个还在坚持搞声乐。我的同学们比我过得好,但是他们还是说,你们最好,还在搞专业。是的,我们现在成立了艺林工作室,教学生是我们的主要收入。这个月30号,我们要和学生共同开一场音乐会。让学生们也有一次机会,在真正的舞台上表演。我不知道这场演出会不会赔钱。但即使赔钱,我们也做,为了我们的学生,也为了我们的专业。”

    我知道刘妍面对的困境,在只有十几万华人的新州,养活自己的艺术家,不是容易的事情。这里的华人团体经常有文艺活动,但是很少有社团拿像样的出场费给当地的艺术家。“出场费有时候真是少得可怜,让我们很尴尬。”刘妍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更多的是无奈。“我们是靠这个吃饭的,不是业余玩玩。每一首歌都是我们的作品,就像你去请一个软件工程师设计了软件,不会不给钱吧。其实唱歌也是一样,我们也付出了劳动。”

    “我很感激,每当遇到困难的时候,总是有朋友出来帮助。”说到这句话的时候,刘妍突然说不下去了,她的眼睛湿润了,有些控制不住情绪。我耐心地等待了一会儿,她才哽咽地继续说:“2001年,我生了一场大病,非常沮丧,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得了这样的病。是朋友们的帮助让我走了过来。我一直不敢告诉母亲,病的事情。我和谢圆,挺了过来。”

    “后来我去了教会。学会了适应生活。过去我老是想‘打个翻身仗’。现在我想明白了,什么叫翻身仗?那是自己给自己定的。对现在的生活满意,就好。”

回国的梦想

    “想到过回国吗?”我忍不住问。

    “想过。真地想过。我想回到中央戏剧学院教书。”刘妍的语气中有着期盼。

    “我在美国这几年学到了真东西。美国的发声方法很科学。回国以后,用这种方法,我相信可以教出很多好学生。美国的学生,在学校学习一两年就能够让声音在不同的音域运用自如,可以唱歌剧了。我愿意回国培养人才。”

    “那么现在没有计划好之前,在新州,你做什么呢?”

    “我们的生活与在制药厂和计算机行业的人比,是不那么好。但是,我不想放弃专业。做音乐的推广,对我是一种享受。我在这里见到的孩子们条件都很不错,一般没有嗓子的问题,有些孩子跟我学习半年,就有很大的进步。这次我们艺林的师生演唱会,你会看到他们的成果。”刘妍说到这里,开心地笑了起来。

    她笑的样子,突然让我觉得这样一个有才华的艺术家,一个真诚的人,留在新州,培养孩子们,才是我们的幸运吧?

 


  ©, 2006 Chinese Times of Houston USA    美国休斯敦华夏时报版权所有
 
Web site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Honrick, LL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