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Home 本报介绍 About Us 工商黄页 Yellow Pages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7001 Corporate Dr. Suite 305A, 
Houston, TX 77036 
Tel: (713) 776-0678 Fax: (713) 776-0686 Email: editor@chinesetimes.us ISSN: 1557-9557 
 

《海外华人妇女》

家有小女已长成

龙国锦 休斯敦

     1993 年夏,女儿怡怡头顶着大红蝴蝶结,背着小书包,小手牵着我,怯怯生生又兴奋好奇地随我来到美国,探望正在Austin德州大学石油系读博士的父亲。时年7岁。

    自从踏上这片土地,女儿就爱上了它。她喜欢这里的鲜花和微笑,喜爱遍地活蹦乱跳的小松鼠和荡漾在碧波中骄傲美丽的白天鹅。她开始设计她的蓝图,她认为爸爸博士毕业后应该回到中国去,因为她思念家乡和亲人,特别思念从小把她带大的外婆,她听到家中收录机播出的中国歌曲,看到中国亲人的照片,就会哭。思念得难受,所以要回去。但是,她又喜欢美国,怎么办?女儿对我们说,以后她会考出来,会凭自已的本事考到美国来读书。说时神情庄重,口气坚决。

    我和她爸爸相视一眼,乐了。女儿又进一步展宏图:到了美国后好好读书,然后找个好工作,买一栋大房子。把你们从中国接来,让你们住最大的一间。听了这话,我们更笑得合不上嘴。不料,女儿话锋一转,马上给我们安排活计:爸爸给我洗碗,妈妈给我的孩子辅导中文。啊,我和她爸爸顿时目瞪口呆。

    女儿是个书虫,随时抱着书啃,连等校车那点时间也不放过。还特喜欢边上厕所边看书。一旦进去了,半天不出来。出来后满脸洋溢着畅快和兴奋。书籍给女儿带来了及其辽阔丰富的世界,女儿沉浸其中流连忘返,从不感到过得无聊和没有小朋友就不好玩。而且,书中的道理,无形之中对她产生影响。

    例如,女儿刚来美国插班读二年级,一句英文都不会,她憋得难受,向我们嚎啕大哭一次后再没有抱怨。 我们忙于应付生活和学习的压力,对她也无暇顾及。期末女儿出乎意料地从学校拿回了好成绩。当我喜形于色夸奖她时,女儿却一脸深沉的对我说:“妈妈,你不知道,我忍了好多。刚去学校时,我什么都不懂,一些同学骂我是笨猪,我心中一直想的是 ‘君子斗志不斗气’”。

    ‘君子斗志不斗气’?我大为惊讶:“这句话你是从那里来的,你是怎么知道的?”原来是女儿在看一本中文注音读本, 讲的是中国古代名将韩信小时候受胯下之辱,斗志不斗气,顽强奋斗,最后终于成才的故事。女儿在学中文的同时,暗暗学习这些着中国道理,并用它来鼓励自己,支撑自己。女儿如此学以致用,我是万万没有想到的。她小小年纪就能从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中吸取精华,她那稚嫩的心灵竟能承受,容忍那么多东西,实在让我感动了好久。为此我写了一篇小文 《 君子斗志不斗气 》,发表在人民日报海外版上。

    当然,女儿也有用错的地方,一天,女儿满怀深情对我说:“妈妈,我爱你爱的不解手”。又让我迷惑不解。什么意思?爱我爱到不上厕所的地步,拉到裤子里怎么办?原来女儿在学习中国成语,其中一词 “爱不释手”,女儿不认识‘释’,错把‘释’误读为‘解 ’。

    女儿小时候除了常让我们给她买氢气球外,几乎不要其他东西。到了美国,面对眼花缭乱,多姿多彩的儿童玩具世界。女儿流露出极羡慕,极想拥有的神情,但很快就处之泰然了,而且从来不问我们要。我们过意不去,几次主动提出要给她买玩具,都被她坚决谢绝。有一次我看见一个大布娃娃,很可爱,女儿也很喜欢。我决意要给她买。女儿不肯。我拿起布娃娃,女儿又抱回去放在货架上,这样反复了好几次。我干脆就拿上布娃娃直奔柜台付钱,女儿在后面一急就哭起来。心疼得我马上又去安慰她,一手抱布娃娃,一手抱她。旁人都向我们投来怜悯,同情的目光,以为是女儿想要玩具,而我囊中羞涩舍不得给女儿买,女儿才哭的。

    我们常常给女儿一些零钱,她全存在那里,从未花过一分钱买零食吃。在学校里,见其他小朋友买这买那零食吃,她从不动心。我劝她在学校里买一些东西吃。女儿说:“家中有吃的,我不想乱花钱,你们挣钱不容易 ”。如果家中谁说没有现钱用了,女儿会马上跑过去抱来钱罐子,倾罐而出,全交给我们用。在中国时,女儿也存了一大罐钱,自己捨不得花一分。出国时,哗哗啦啦倒一床,说送给外婆,让外婆买鸡蛋吃,说得外婆眼泪汪汪的。

    每逢感恩节,圣诞节,我们的生日,女儿都会给我们制做卡片,写诗,写信,抒发对我们的爱和感激。至今我还珍藏着一大盒子女儿从小到大精心制作的卡片,充满情感的信件。

    先生毕业时,正值石油行业十分不景气,油价十分低廉。怡怡每天到学校看报纸,首先看石油行情,天天回家向我们汇报当天的油价。不久,先生终于找到了一份工作,全家欣喜若狂,想到从此可以脱离苦海。万万没有想到,先生在去公司报到的第一天,竟然得知,公司已被卖掉,除了高级雇员,所有的员工都要被解雇,先生就在其中。这无疑是晴天一声劈雷,打得我们全家人仰马翻。从此家里没有一抹阳光,先生的脸黑得更是拧得出水来,整日双眉紧锁,愁云密布。

    那一年女儿12 岁。她对我说; 妈妈,我们各给爸爸写一封信吧。当先生回到家,我们母女各拿一封信给他。女儿这样写到:

“Dad, we can have a job problem and be upset or we can have a job problem and be happy, either way we will still have a job problem, so, don’t you think we should choose to be happy? Please try, I know it’s hard…….,I am praying to God each day to take care of our family…….we can get through it with the help, love , support of each other, Dad, you just take care of yourself, your health matters more then anything, just remember always that mommy’s, mine, and oreo’s (our puppy) love for you is forever.”

    (爹爹,关于找工作可以沮丧也可以愉快,不管怎样都是找工作,你不觉得应该选择愉快吗?请努力试试,我知道这不太容易……。我每天向上帝祈祷眷顾我们的全家……。让我们彼此关照和支持,带着希望走过这段艰难的日子。爹爹,你要注意身体,你的健康比任何事情都重要,我和妈妈还有咱们家的小狗永远爱你。)
先生看了女儿的信,眼睛潮湿了。抱着女儿,嘴角露出一丝欣慰苦涩的笑。

    我生日那天,晚餐后,女儿将一封伩和一枝散发着馨香的红玫瑰送给了我,我打开信件一看,想不到女儿是写给妈妈的一封中文信。女儿这样写到:

亲爱的妈妈:

    我祝您生日快乐!今年我不知道该给您什么样的生日礼物,所以就决定用中文给您写一封信,说一说我多么爱您,希望您满意。

    妈妈,语言不能表达我多么爱您,我就是怎么说:“ I love you !”也说不够, 我就是怎样亲您, 拥抱您, 也亲不够抱不够, 我是特别爱您的,妈妈。

    妈妈, 谢谢您给我的爱, 关心我, 养育我 1 2 年,谢谢您教我中文,给我做好吃的,星期6 早晨送我去上钢琴课………, 我有好多要感谢您的话, 说也说不完。您为我受了许多苦,我也给您增加了很多麻烦。有时候,我不懂事,不听话,惹您生气,甚至把您气哭。但是,您每次都原谅我,和蔼地告诉我,我错在那里,我应该怎样做,我有您这样的好妈妈是很幸运的。

    妈妈,虽然您今天老了一岁,您不要难过,因为您今天又增加了一年的经验,一年的知识,今天,您又比去年的这天聪明了好多,坚强了好多。妈妈,您看起来很年轻,根本不像一个 40 岁的人。很多人以为您是 30 几岁呢 !总之,您的心会永远年轻,脸会永远漂亮!

    祝您生日快乐,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永远爱您的女儿,
怡怡

    读罢信,我感动地流出了热泪,心中充满了慰藉,欣喜,全身被一种极大的幸福包围着。此伩在1999年2月3日, 被人民日报海外版 发表,并加了编者按。由于先生学业工作之故,我们频繁搬家,女儿换了五所学校。每次搬家,女儿都要伤伤心心地哭,说舍不得老师和同学。直到她13 岁时,我们搬家到了Houston 市katy 区 ,女儿才开始有了稳定的学习和生活。

    一天, 晚饭后, 我和先生去湖边散步, 一朵乌云飘来,密密下起小雨,瞬间, 雨越下越大,狂风四起,天地一片昏暗。我们无处躲藏,顶着风雨往回赶。突然,依稀听到高一声,低一声的呼唤,“爸爸------, 妈妈------,” 我们抬起头,抹开雨水,费力地四处张望。只見女儿携着雨仐,踉踉跄跄向我们奔来,身上的雨衣夹着雨,鼓着风,象旗帜一样招展。我们急忙冲上去,接过雨仐,一把抱着全身流水的女儿,感觉就像遇到了从天而降的天使。狂风暴雨肆无惮忌地喧泻着,大地茫茫,一片混沌。一 切生灵好像消失了,天地间好像只剩下我们三个人。我们手牵着手,相依相偎,艰难地向前行走,身后却留下我们一串串欢声笑语。十多年过去了,此情此景,就像电影定格般定在我脑海里,那份亲情, 那份温馨,一直让我回味,神往。

    女儿的高中阶段十分繁忙,除了各科G T 课 外,还参加许多课外活动,连续 四 年参加 学校的 Wind Ensemble, Orchestras, Symphonic Orchestra, 担任钢琴伴奏,和首席长笛。连续 四 年参加 Kay 俱乐部,担任副主席。更费时费力的事,是女 儿连续 四 年参加 学校的 Marching Bend (室外行进军乐队)。

    乐队有三百多人,那么多人要手持各种不同的乐器,迈着正步,踩着点子,变换不同的队形,演奏不同的曲调。恣态要美,曲调要准,队形要整齐,变化要多端。训炼起来很花时间。加之,经常出外比赛,演出。有时几乎每个周末都要外出。更要命的是,训炼演出全在露天广场进行,德州的太阳在夏天特别毒,好几个孩子都晒昏到了,学校叫来了救护车。女儿身上晒脱皮了,一张白嫩的小脸先变关公,后变花脸,黑底里带白斑(太阳斑)。为帮队员踩点子,还把嗓子喊哑了,手拍肿了。看她暴晒得不成人样,我们心疼得不得了,爸爸都心疼得掉下了眼泪。

    每天,我只要看见火辣辣的太阳,就坐立不关,心如猫抓了一样难受,如看見一朵乌云飘过,心中就央求那朵乌云快快遮住太阳,给孩子们片刻清凉。我们实在忍受不下去,再三劝说女儿,让她放弃,甚至动怒。那知一向乖巧听话的女儿就是不听,流着泪不依不从,我们无法。最后达成协议。太阳下一定要戴上大帽子。

    高中第三,第四年,怡怡通过激烈角逐,过五关斩六将,当上了行进乐队的总指挥,乐队的三百多名高中生,绝大部分是白人孩子,个个牛高马大。怡怡一个亚卅小女孩要在他们面前树立威信,配合老师指挥,并带领他们到处去演出和比赛。我不知道她面临了多少挑战。 四年的乐队结朿时,怡怡捧回一个大奖 “最杰出的行进乐队成员(Most Valuable Band Member)”,全乐队只有她一个人获得此奖。

    一天晚上,我们应女儿之邀,来到一家足球场观看他们的比赛,偌大的足球场被强烈的灯光照得如同白昼,灯光下一片人头晃动。我们看见女儿带领长长的队伍,雄赳赳地入场。她身着降红色的制服裙,足登白色长靴,头带高高的装饰着羽毛的帽子,英姿飒爽。队伍在广场排成方队后,她给全场致礼,跑步登上了中央的一个高台子。女儿取下帽子,展开双臂。音乐声随之响起,庞大的队伍蠕动起来。队员们迈着正步,吹着器乐,时而缓慢,时而急速,变幻出一个又一个漂亮的队形,激越而雄壮的音乐声此起彼伏。整个场面气势恢宏,波澜壮阔。

    我从来没有见个如此阵仗,顿时傻了眼。再看看女儿,站在高高的指挥台上,正在潇洒有力,满怀激情地挥动着双臂,晚风吹动着她的头发。望着她,我的双眼模糊了,一阵阵感动在我心中翻滚,一种从未有过的豪情从心底油然升起.

    高中的后两年,像其他孩子一样,怡怡又开始找半日工作。她学过近十年钢琴,于是发广告,找学生,教钢琴。由于收费便宜,最多时有十二位学生。同时她还在一家餐馆打工。

    太多的科外安排,使怡怡无暇做作业,常常凌晨四时就起床做 作业。睡眠不够,她抱一床毛毯去学校,课余休息时,裹起毛毯来到头就睡一下。我们心疼,让她放弃一些活动,她就是不肯。虽然科外活动占据大量时间,但怡怡的功课一门也没有拉下,四年下来,科科都是 A。PSAT, SAT 没有上一天复习班,也取得了几乎满分的成绩。

    2004 年5 月,女儿以全年级678 名学生中第2 名的成绩从 Katy Cinco Ranch 高中毕业。毕业典礼在一家体育馆 隆重举行,大约三,四千人参加。美国很看重孩子的高中毕业,许多家庭来了一大帮人,有的捧着鲜花,有的还带来了锣鼓。典礼由女儿 主持。她在主席台上彬彬有礼,落落大方。她一一介绍来宾,并代表毕业生讲话,她清亮圆润的声音在体育馆内回荡。当校长要求我们站起来,并代表学校向家长表示感谢时,全场响起一片掌声,周围的人都向我们祝贺。我们真是感到莫大的欣慰,莫大的荣光。

    女儿立志学医,被洛山矶的南加州大学八年制(大学四年,医学院四年)的 Program 录取,并获大学四年全额奖学金。一些社会组织又给了她近 四万美金的奖学金,作为生活费用。她主修生物,副修钢琴,同时做家教。一晃四年就过去了,本可以在本校直接升读医学院,但考虑到南加州大学医学院学费太昂费,且排名不高。于是女儿重新报考医学院,结果她以绝对优势被收费低,质量好,极具竞争力的德州贝勒医学院录取。

    医学院四年,异常艰辛,女儿常常没日没夜地学习,考试,去医院实习。但仍然坚持做家教,最多同时竟有八名学生,她教他们数理化,SAT,被她教过的学生学习成绩都有不同程度地提高,其中两位学生,过去考试不及格,经她辅导后,考试成绩直跃 98 ,100 分。高兴得家长直向女儿致谢。女儿在紧张学习繁重,枯燥的医学知识之余,同时又收获辛勤耕耘的喜悦。一晃四年又去了。今年 3 月16 日是贝勒医学院 的 Match Day,..... 女儿紧张地拆开信封,看到Match 了她的第一自愿,激动地一下子拥抱了我。这一瞬间被记者捉捕到,登在了第二天的休斯敦纪事报(Huston Chronicle)上,我们一下子收到了许多祝贺的电话,先生任职公司的秘书更是将报纸复印,四处张贴。

    今年5月,女儿就从医学院毕业了,她已从当年缺牙的小姑娘出落出一位修长、健美的大姑娘。她将去位于纽约曼哈顿的康乃尔医学中心做麻醉实习医生,一片新的天地又展现在她的面前。

2012年4月6日完稿
 


  ©, 2006 Chinese Times of Houston USA    美国休斯敦华夏时报版权所有
 
Web site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Honrick, LLC.   All Rights Reserved